包郵cp:訂婚那點事兒

作者:月初姣姣 |字數:3634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神醫棄女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重生之武道逍遙神道丹尊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華娛之縱橫

?    葉擎軒和西柚兩人訂婚搞得聲勢浩大,名動盛都,葉家給的伴手禮甚至比某些人給的禮金還貴,大家都感慨,這是第一次見有人把訂婚當結婚辦的。

    不過想著他們以后不會舉行婚禮什么的,葉家和西門家大張旗鼓也很正常。

    那天葉擎軒穿著黑色定制西裝,剪裁合宜,本就長得瀟灑硬朗,那日更是風流俊朗,無出其二,各大新聞媒體都用了大篇幅去報道這件事。

    西柚穿了一件紅色的長款魚尾禮服,包裹著姣好的身材,長發垂肩,精致典雅。

    兩人站在一起,分外登對。

    有人感慨,這兩人站在一處,每一幀,都像是畫報。

    葉家這輩就葉擎軒一個男孩,誰都清楚,這葉家以后是誰的天下,恐怕他結婚那日,葉九霄和葉云琛就徹底撒手了。

    所以酒宴上,葉擎軒迅速的被人纏住,幾乎所有賓客都要和他喝一杯,一是祝賀他大喜,二來也是想在他面前露個臉。

    大家都是來道賀的,葉擎軒也不可能對人冷著臉,只能一杯酒一杯酒的往下喝。

    不過小輩的陸予白等人也過去幫忙擋了些酒,大家也不敢對他們灌酒,點到即止。

    訂婚宴結束,葉擎軒也沒什么醉意。

    **

    反倒是另外一邊……

    賓客太多,都在推杯換盞的,葉擎軒心疼西柚,自然不舍得讓她喝酒,早早就讓葉久久等人陪她回了房間。

    大家都知道今晚肯定得忙到半夜,都得喝酒,顧華灼特意在酒宴舉辦的酒店內開了房間,西柚此刻待著就是酒店客房。

    葉擎軒忙完,酒的后勁都上來了,他扯著領帶回到房間,刷卡進屋,下意識就要將房卡插進一側卡槽內,卻不曾想忽然有什么東西摸到自己的手背上……

    房間昏暗,他心頭一跳,下一秒,一個柔軟的身體就纏了上來。

    若非聞到那股熟悉的味道,他真的會下意識動手,畢竟酒店里,發生的某些事也不算少,今天又亂糟糟的,保不齊有人想要鉆空子。

    “唔……你可算是回來了。”那熟悉的聲音,染上軟糯的嬌嗔,聽得葉擎軒心頭一顫。

    她怎么會在自己房間?

    而且一開口,就是一股子酒味。

    雖說他倆的關系,同住一屋也沒什么打緊的,葉擎軒是怕自己回來太晚,所以并沒讓人安排兩人住一起,也是心疼她。

    “擎軒?”陸予白房間就在隔壁,看他一直沒關門,下意識出聲詢問,不過下一秒,他的房門就瞬間合上了。

    他扯了扯領結,轉身進屋,這小子搞什么呢。

    葉擎軒就是關門的功夫,西柚整個身子就像是一條水蛇般纏上他……

    雙手勾著他的脖子,呼出的氣息落在他脖子上,又熱又燙。

    “柚柚……”葉擎軒剛要伸手扶住她,嘴巴就被咬住了,灼熱的小舌慢慢滑了進去……

    葉擎軒眉頭一驚。

    她喝酒了!

    她嘴里還不止一種味道,本就不勝酒力,還摻著酒喝,不醉才怪。

    他就是怕她被人灌酒,才讓她早些回來,她現在怎么會醉成這個樣子?

    嘴里的酒味兒比自己還大。

    這特么到底是誰給她喝的酒!

    葉久久!

    此刻的葉久久正和韓君遲在外面逛夜市吹風,哪里有空管他啊。

    **

    葉擎軒哪有精力管什么軟玉溫香,伸手扶住她,準備將她抱上床,她都這樣了,自己若是對她動手動腳,倒想哥禽獸了。

    不過他的手指剛碰到她的后背,這才發現,她后面一片光裸,未著寸屢……

    細滑溫熱。

    他手指僵硬著,腦子里一片空白,而某人卻勾著他的脖子,學著他平時的樣子,吻著的唇。

    似乎極力想要討好他,整個人掛在他身上,好像沒了骨頭一樣,身子柔軟得不可思議。

    葉擎軒深吸一口氣,她以前學過跳舞,身子有多軟,葉擎軒比誰都清楚。

    她的口中帶著醉人的酒香,從上往下,一點點下移,直到張嘴含住他的喉結,他難受得渾身僵硬。

    她見他終于有反應,笑著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葉擎軒手指陡然收緊。

    她還真是……

    想要了他的命啊。

    “柚柚……”葉擎軒呼吸越發急促。

    “你不舒服?”西柚聲音沙啞,還帶著一點迷茫。

    “你先下來。”

    她此刻雙腿纏著她,雙手勾著他,再這么下去,肯定得出事。

    “葉擎軒……”西柚埋在他脖子上,蹭了又蹭。

    對葉擎軒來說,這簡直就是種折磨,喝酒本就渾身燥熱,哪里禁得住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撥啊。

    “怎么了?”他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呼吸平穩點,抓著手中的房卡,插入卡槽內,房間內響起電器打開的聲音,瞬間一片透亮。

    他低頭看著懷里的人,差點就沒忍住。

    她不知何時換了身衣服,紅色蕾絲內衣,后面僅有兩根帶子斜著,后背白皙一片,一直蔓延到腰側,從他這個角度依稀可見兩個漂亮的腰窩。

    這特么又是誰給她穿的!

    葉擎軒此刻又急又氣,偏生渾身還熱得發麻。

    因為光線刺眼,西柚瞇著眼,眼底浮現一絲水色,“你是不是不想要我?”

    葉擎軒腦子瞬間炸了。

    她這是在哪兒受了什么刺激?

    怎么忽然開始說渾話了。

    什么就要不要她了,這都得從何說起啊。

    “嗯?你說話啊。”西柚還勾著他的脖子,不停在他身上蹭著。

    她除卻這身睡衣,連內衣都……

    葉擎軒盡量讓自己移開視線,“我沒說不想要你,乖,我先抱你去睡覺。”

    “你就是不想要我,我都這樣了,你還無動于衷。”西柚有點著急,說話一頓一頓的,小臉不只因為喝酒,還是氣的,紅得徹底,從臉到脖子,一路往下,襯著紅色的綢緞睡衣,皮膚滑膩得誘人。

    尤其是在酒店的光線下,光澤剔透,誘人得緊,他嗓子緊了緊,她是想逼瘋他啊。

    “我沒有。”葉擎軒知道,和一個酒鬼,根本沒道理好說。

    “那……”西柚眼神迷離,伸手就去拉扯他的衣服,扯領帶的東西,有點粗魯,勒得他脖子有點疼。

    領帶扯了,又去扒他的衣服,又是解紐扣,又是扯皮帶的,因為醉酒的緣故,目光游離,腳步虛浮,怎么都弄不好,氣得她直跺腳。

    居然還伸手打他,“怎么一直弄不開啊,你幫幫我啊。”

    葉擎軒哭笑不得,她這模樣,活脫脫像個女流氓啊。

    她要對自己上下其手,我還得把自己脫光了送到她面前?這都什么道理啊。

    “好,我幫你。”葉擎軒嘆了口氣,伸手解紐扣,“我們去床上好不好?你站著腿不酸啊?”

    之前訂婚儀式,她就嚷嚷著一直穿高跟腿疼。

    西柚卻并不搭理他,一看他解開了上衣,直接撲過去,就把他按在了墻上,灼熱的吻盡數落下……

    四處惹火。

    毫無章法。

    葉擎軒也不是柳下惠,西柚撲過來的時候,他就有反應了,只是她現在這個模樣,他實在沒什么心情,一心想著要把那個給她灌酒的人給弄死。

    西柚見他半天沒動靜,更是急得要哭了。

    “你怎么就是不動啊,我對你就這么沒吸引力?不想碰我?”她紅著眼控訴。

    葉擎軒一臉懵,她都在胡說些什么。

    “不然你為什么第一次之后,就不碰我了!”

    葉擎軒嘆了口氣。

    原來是在糾結這件事啊。

    其實他倆第一次的時候,葉擎軒也控制不好自己,有些過了火,西柚也是初次,難免會腰酸腿疼,他也是心疼她,那次西柚身上被他折騰得有些不成樣子,顧華灼還特意叮囑過他。

    來日方長,別太過火。

    最近又忙著兩人訂婚的時候,因為兩人要旅行結婚,葉擎軒就想將這次把最好的都給她,所以近來也非常忙,兩人碰面基本都是商量訂婚,約會牽手接吻,也都是點到即止。

    他倆發生關系,西門家本就不爽了,好不容易同意兩人結婚,他要是總是讓她夜不歸宿,或者總是那啥,也會給他們家留下不好的印象。

    這么多因素加起來,兩人初次之后,就再也沒發生過那種關系。

    他哪里會想到,自己貼心的舉動,居然讓西柚以為自己不想要她?

    鬼知道她心里會多想。

    “想要我?”葉擎軒伸手摟緊她,低聲詢問。

    西柚踮著腳就去吻他……

    “待會兒要是弄疼了,可別像第一次那樣哭。”葉擎軒反客為主,一個旋身,將她壓在墻上,灼熱的唇蹭著她的。

    一寸寸摩挲著,偏又不給她。

    極致撩撥。

    “你來不來!”西柚有些急了,一如既往的壞。

    這人怎么如此磨蹭……

    葉擎軒悶笑,垂眸看著她的衣服,眼底眸色濃郁,低頭狠狠咬住她的唇……

    ……

    西柚喝了酒,相比第一次的拘謹羞澀,意外熱情,加上不是初次,這一夜,當真是春宵難忘。

    事后葉擎軒一邊幫她擦著身子,一邊咬著她的耳朵。

    “柚柚,告訴我,之前誰陪你喝酒來著。”

    西柚嘟囔著,“不能說。”

    “連我都不能說?”葉擎軒佯裝生氣,“難道在你心里,我還不如一個外人重要?”

    “你最重要。”西柚腦子是暈的,身子是軟的,耳邊都是某人的呢喃,沒兩句話,嘴巴就被撬開了,“我答應過久久和傾犀……”

    葉擎軒瞇著眼睛,他就知道,每次干壞事,總少不了葉久久那丫頭。

    “你這衣服挺好看的,我很喜歡……”

    “元滿送的!”

    “是嘛……”葉擎軒垂頭吻了吻她的臉,“乖,睡吧。”

    他伸手幫她掖了掖被子,眼底滑過一絲精光,這幾個丫頭還真是一刻都不消停啊。

    **

    西柚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腦子里還是一片漿糊,并非所有事情她都記得一清二楚,可是昨晚她纏著葉擎軒,說要他……

    又被他按在床上……

    這點她倒是記得異常清楚。

    她昨晚從宴客廳回房,一個人無聊,就去找葉久久他們玩,雖說是訂婚,對她來說,和結婚也差不多了,幾人湊到一起,就小酌了幾杯。

    酒勁上來了,渾渾噩噩得說了自己和葉擎軒的事情,那幾個人自然就給她出了主意。

    也并非西柚對那種事多熱衷,有好幾次兩人都情動了,也到了那一步,葉擎軒卻愣是把她推開了,西柚不得不多想。

    元滿拍著胸脯說,“要是你穿成這樣勾引他,他還沒反應,不是對你沒感覺,就是他那方面有問題。”

    “楚二哥才有問題,我哥哪里好著呢。”葉久久立刻不干了。

    “我就是隨便說說,你別急啊。”元滿挑眉。

    “你這是人身攻擊知道嗎?我哥那身體素質,三天三夜都沒問題!”

    “他平時那么忙,聽我爸說,他經常熬夜通宵工作,每天久坐不動,也可能是腎不好或者腰不好呢。”

    “岳風華,你再詆毀我哥,我和你沒完。”葉久久當即炸了。

    這說別的還行,扯到這個,不能干啊。

    這兩人就因為這事兒,差點鬧起來。

    他倆關系好,但關系到自己親人的利益,誰都寸步不讓,最后一拍即合,還是讓西柚親自試驗一下,這鬼鬼祟祟的,將醉酒的西柚給塞到了葉擎軒房里。

    **

    西柚醒過來的時候,葉擎軒并不在房間,給她留了字條,說是去送賓客了,她這才想到,好多外地親戚留宿,都還沒走,本來說好第二天兩人一起去送的,自己現在這樣,也沒法見人啊……

    無奈她連手機都不在身邊,想給葉擎軒打個電話都不能,懊惱得扯了扯頭發。

    此刻的葉擎軒正在酒店大堂送客。

    “表叔,招待不周,下次您來,我肯定和您好好喝一杯。”葉擎軒進退有度。

    “太客氣了,你也很辛苦啊。”

    “這是應該的,您千里迢迢過來,我才感激不盡。”

    “柚柚能遇到你,也是有福氣。”

    “是我運氣好,能遇到她。”

    葉擎軒這人小時候也是嘴巴很甜的,雖然平時冷著臉,在長輩這里,卻很是受寵。

    陸予白站在一側,等著自己父母和陸舒云等人告別。

    原本葉擎軒一個人出現,不少人都想問西柚去哪兒了,偏生某人露著半個脖子,上面有個明顯的咬痕,都是成年人,大家也就清楚了,誰都沒多問。

    這招倒是聰明。

    給自己擋去了不少麻煩的同時,還暗戳戳的秀了把恩愛。

    “看什么呢,和軒軒打個招呼,我們也該回去了。”陸淮信步走過來,他是專程請假過來的,不能久留。

    “那小子還真是腹黑,露著個脖子給誰看呢。”陸予白哂笑。

    “你這個當叔叔的,自己沒女朋友,還酸晚輩?”陸淮挑眉,“一點氣量都沒有。”

    陸予白被一噎,卻半個字都吐不出來。

    “你年紀也不小了,該找個女朋友了,剛剛我還被你姑姑訓斥了一頓,說我對你的事情不上心。”

    “我心里有數。”

    “你有數?”陸淮輕哂,“你去香江那么久,我也沒看你把人追到手,還把人騙到盛都,也是有出息。”

    陸予白深吸一口氣,“爸……”

    “酸人家軒軒,你有本事也秀恩愛啊,追到別人家里了,都沒追到手,真是出息。”陸淮剛剛被自己姐姐說了一通,心里有點憋悶,自然朝自己兒子下火。

    陸予白只是一笑,“當年聽說你把母親都拐回家了,人還不是跑了。”

    陸淮臉一沉,父子二人對視一眼。

    火花四濺。

    邊上的母女二人也是互相看了一眼,這兩人要是哪天不拌嘴,這天上絕對要下紅雨。

    陸予白和陸淮一樣,小心眼,還記仇,所以在他和江溶月確立關系后,基本天天在家秀恩愛。

    氣得陸淮揚言:“你明天就給我搬出去住,別在我面前礙眼!”

    **

    訂婚結束后,葉擎軒就打算找人算賬了。

    元滿逃得快,已經出國走了,葉久久參加集訓,根本見不到人,所以他把目標對準了葉傾犀。

    某日一早

    孟則寧去葉家接葉傾犀一塊兒去學校。

    這剛進葉家的院子,就聽到葉傾犀鬼哭狼嚎的慘叫聲。

    “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哥,你放過我……啊——哥……”那聲音甚是凄慘。

    孟則寧以為她出了什么事,急忙順著聲音往后院跑。

    卻瞧著葉擎軒正穿著一件背心,黑色長褲,對著一個靶子練習拳擊,對一邊某人的哀嚎聲,充耳不聞。

    “小六,救命——”葉傾犀一看到孟則寧,差點淚崩。

    她此刻正瑟瑟發抖的靠在墻角,面前蹲著一只僅有前臂長短大小的小白狗,搖著尾巴,一瞬不瞬得盯著她。

    “軒軒哥,你這是……”孟則寧聰明,沒直接過去,而是去問葉擎軒。

    “這丫頭膽子大,算計到我頭上,讓她吃點教訓而已。”葉擎軒揚起手臂,“放心,我不會對她動手的。”

    “哥,我下次不敢了!”葉傾犀簡直要哭了,居然那條狗堵她,明知道她怕狗,這也太壞了。

    “若是再有下次……”葉擎軒瞇著眼睛。

    一拳砸在靶子上,力道極重,周圍空氣都仿佛鼓動著,伴隨著一記悶響。

    靶子晃了兩下,居然直直得往后倒去……

    他眼神虛晃得看了一眼葉傾犀,“葉小卷,我們走了。”

    葉小卷立刻屁顛兒屁顛兒的撒開蹄子去追葉擎軒,葉傾犀雙腿莫名發軟……

    她就是個從犯啊,需要這么恐嚇她嘛。

    孟則寧看她嚇得臉白唇青,反而一笑,“現在知道怕了?”

    “你是我朋友,這時候你還落井下石,不夠意思!”葉擎軒氣得咬牙。

    “那我們快走了,上學要遲到了。”他說著就往前院走,走了半天,沒聽到后面有動靜,回頭看著貼在墻上的某人,居然一動不動,“怎么了?還不走?”

    葉傾犀低頭,羞憤不已,“你先走吧,我待會兒去追你。”她對狗有陰影,一直沒敢動,雙腿已經完全麻掉了。

    也不想讓孟則寧看了笑話,所以一直垂著頭。

    她的手指撐著后面的墻壁,試圖挪兩下腿,活動一下,卻瞧著有個陰影靠過來,緩緩在自己面前半蹲。

    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腿。

    “啊——你干嘛啊。”她的腿酸軟,被他一碰,酸疼得差點癱在地上。

    “麻了?”孟則寧挑眉,“我給你揉兩下。”

    “待會兒就好了。”

    他轉過身,半蹲在她面前,“上來吧,我背你。”

    葉傾犀猶豫了一下,還是俯身,伸手摟住他的脖子。

    “我腿酸……”她聲音很輕,落在他耳邊,嬌嬌軟軟。

    “我輕點兒。”

    女孩身子柔軟,胸口直接抵著他的后背,孟則寧耳尖有些發紅。

    葉傾犀偏頭看著他,發現他耳朵和臉都有些紅,迎著晨曦的陽光,額角還有點虛汗。

    難不成自己最近吃太多?背著自己這么吃力?憋得臉都紅了?

    是自己太重還是他身體太虛?

    ------題外話------

    今天開始不定時更新一點小番外哈~

    咳咳……

    大家有木有想我啊(^。^)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924/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924/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