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崩滅(十)

作者:楚仲 |字數:1945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都市奇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p>        慕容府外,一群黑衣蒙面人如同標槍般的站在夜風中,他們身上沒有太多武者的氣息,反而有些像是軍人,只是這些軍人強悍的可怕,僅僅站著就帶著一股凜然的煞氣,而且一個個都冷冰冰的像是機器,沒有生命的雕塑,紋絲不動,連寒風都吹不起衣袂!

    “找到BUG了!準備清除!”

    其中一人像是頭目,他忽然說著怪話,而后十幾個黑衣人全都如同夜鷹般的飛撲出去!

    慕容府內,新房中新娘以淚洗面,新房外新郎拿著一壺酒對月暢飲。

    慕容竹譽面色冰冷,漆黑的眸子不知何時變成了一片蔚藍。

    對外,他只宣稱這是修煉某種秘法帶來的變化。

    如那名揚天下的名宿火云上人,就是須發皆赤如火,卻并非先天如此,而是練功練出來的。

    事實上,當然不會那么簡單。

    “慕容竹譽?楊成?假圣?”

    “我究竟是誰?這不重要!”

    “只是,我在吸引火力,他那邊,也不知道進行的如何。”

    慕容竹譽默默想著,想到那人被封禁的本體,不由嘆了口氣。

    那件事情本該有更好的解決辦法,但是以當時的情況,為了不讓矛盾激化,那已經是當下最合適的手段,因為沒有時間也沒有機會去進行調解。

    其實很多時候,回頭想想,許多事情本該有更好的結果,這更好的結果未必會帶來更好的未來,但在當前對比下又肯定會更好一點。然而即便是圣人,又豈能真的算盡一切。

    命運之河奔流,它自己明不明白前面的路?

    算定、看破,永遠是站在相對立場的上對下上,站在高處當然能一覽眾山小,問題是這世上并不僅僅有高山,還有青天,還有天外。

    所以,對于主宰被他們聯手封印一事,假圣并不覺得這有什么不對,哪怕他對此并不認可。

    主宰做錯了嗎?

    沒有,它只是在追尋一個真相!

    這個真相,有的人可能不認可,但總有人會認可。

    比如來歷特殊的假圣,無中生有的假圣,莫非就沒有想過這些?

    他想過!他也想追尋真相!只是不可能也沒資格做到主宰那種程度!

    況且,如果主宰真的錯了,那一位又豈會不出手制止!

    那位不出手,就只能證明,主宰就算錯了,也是錯有錯著,不會錯的太離譜!

    所以,在最后的關頭,假圣暗中留手,甚至還幫了主宰一把!

    這不是背叛組織,而是對組織的未來有自己的觀點和見解。

    假圣相信,鋼鐵主宰才是對的,更相信他不會瘋狂到真的要獻祭整個鋼鐵之城,來換取所謂的真實。

    假如現在的一切相對于真實全部都是虛假的,那么誰能肯定所謂的真實不是另一種虛假?

    所以,無論是誰,在追尋真實的過程中,都不該脫離自身所在的現實,不然就是飛蛾撲火。

    別人不敢賭主宰是不是在飛蛾撲火,假圣敢,因為他對主宰了解夠深,甚至對祇背后的那位,都有所認知!

    主宰,本就是那一位的延續。/p>        面對這種局面,鋼鐵主宰恐怕早就有了一些應對措施,一些應急方案。

    那些手段,絕對比他們倉促應對下的做法,更為行之有效!

    這才是他了解的鋼鐵主宰!

    即使已經瘋魔,也不會變成傻瓜,就算想要利用鋼鐵之城,也會最大化的壓榨它的價值,而非將它當成一次性的消耗品、祭品!

    付出心血多了,就算是棋子,也總會有不舍,想著要好好用,充分利用。

    在鋼鐵之城而言,沒人傾注的心血,能比得上創始人。

    所以他的瘋魔,終是有限的!

    “希望這是值得的!”

    “假圣”想著,提著寶劍,義無反顧的朝著已經陷入寂靜中的前廳走去。

    他從外面來,進入的不只是那個世界,更有諸多周邊世界!

    連他都不明白,那些人是怎么在世界徹底封閉的情況下,還能和“周邊世界”聯系如此緊密。

    這并不重要,這不過是一種他所未知的特殊手段。

    假圣有著旺盛的求知欲,但并不是那種鉆牛角尖的個性,這兩者看起來很像,其實截然相反,求知欲帶來動力,鉆牛角尖只容易走上死路。

    無論對方是如何讓這些位面,和已經進入地球范圍的主世界聯系起來。

    這諸多的小世界,都是最好的入侵對象。

    這是蟻噬蠶食之術,也可以說叫農村包圍城市,一些世界有這種說法。

    事實上,事情又哪有那么簡單!

    任何戰術,缺少了根本相適應的局面,都是紙上談兵。

    所以沒有不破的戰術,只有不敗的人。

    再說,背靠橫霸宇宙的超級勢力,這樣的大世界,又豈會容易對付,他們會不防著這些?

    假圣的路從最開始就走不通,只能轟轟烈烈的走向失敗,它自己也知道這點,所以甘為誘餌。

    中原,隱山,飛龍堡。

    飛龍堡堡主龍在天,是二十年前少年英雄榜上排名第二的俊杰。

    二十年后,昔日的少年英雄,有的折戟成沙,有的卻一飛沖天。

    龍在天沒有折戟成沙,也沒有一飛沖天。

    他在十六年前回到了飛龍堡,八年前繼位堡主,八年后,飛龍堡的十八飛龍變成了十八龍將,三百孤兒則成了一百零八煞星。

    如此隱姓埋名,積蓄實力,龍在天所圖自然不小!

    中原地大物博,比起八方各地,無論是朝廷的力量,或者宗派的力量,乃至家族的力量,都要更強。

    一些在中原甚至排不上名號的一流、二流勢力,放到其余八州,都是超一流勢力,就算還比不上,也不會差太遠!

    比如飛龍堡,僅僅表現出來的那一部分力量,放到中原之外的地方都能稱一聲巨擘,在中原卻只是諸多一流勢力之一。

    飛龍堡,位居盤龍山上、龍首之位,通體以黑石砌成,自成一城,主堡高達五十米,如龍首抬起,幾欲沖天!

    飛龍堡主堡之下,又有三層的地牢,位于主堡正下方,數十米的地下深處,山腹之中,卻連泥石縫隙間都澆灌了鋼汁,就算是超一流高手被困在其中,也休想逃出去。

    飛龍堡堡主昔年也算名傳天下,最為人樂道的,就是勝過了其余幾位年輕俊彥,抱得美人歸!

    堡主夫人云霞,乃是二十年前名動天下的八美之一,有著劍琴雙絕的雅號,當年不知有多少追求者。

    此時,這位云霞夫人,卻在第三層地牢之中,深情款款的看著一位被鎖住琵琶骨的男人。

    “玉郎!你放心,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

    云霞信誓旦旦的說著,眼前年輕的男子臉上露出了苦笑。

    假如他沒有在系統出現故障之前,將特權用在這美人兒身上,而是用在堡內高手、亦或那位龍堡主身上,現在這一切會否不同?

    想到龍在天那張仍舊年輕卻帶著陰郁的面孔,鹿房心中沒來由一顫!

    那個男人,太可怕了,不只是力量,還有那種無法形容的目光!

    鹿房,是眾生樂園的高級游戲策劃師,并不是這個世界的土著。

    他近期主要負責的,就是眾生樂園攜手另外兩大集團,聯手打造的大型游戲世界——天之狹!

    天之狹游戲世界,乃是三大集團的頂級策劃師們共同負責鋪設系統架構,即便是他這樣的高級策劃師,也只是打打下手,敲敲邊鼓。

    曉是如此,他還是第一時間進入到了這個有著自己一分心血的游戲世界,再然后...

    系統面板功能忽然癱瘓,他失去了和系統網絡的聯系,被困在了這個土著世界,這具比自己更加年輕、更加強壯的身體之中!

    江玉郎,就是他此時的身份,亦或者叫宿體!

    這身份,可不簡單,因為這個土著,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蔣虞!

    江玉郎是武林中頗有聲明的后起之秀,翩翩佳公子。

    蔣虞則是臭名昭著的淫賊一只蜂。

    當然,這兩者都是他,也都不是他。

    誰能想到,只是測試一下游戲系統,也會落入如此境地!

    誰又能想到,少年時吃過朱果蛛蛤,內力堪比武林名宿的蔣虞,竟然會敵不過一個名不經傳的龍在天!

    龍在天當然不是什么無名之輩,可是比起那些名宿,真的能算名不經傳了。

    至于什么昔日少年英雄榜的英雄?

    那玩意兒,都是騙騙小朋友的!

    這身體的前身,甚至不屑上榜,曾經三招擊敗上一屆少年英雄榜榜首的那位年輕俊杰!

    為何這身功力、這具身體落到他手上,就變得那么廢柴?

    究竟是龍在天太厲害,還是自己太廢柴?

    可惜,當時如果自己不是猶豫了一下,而是果斷利用特權對蔣虞進行強化。如果他沒有把心靈控制的機會,鬼使神差的用在這個女人身上,而是用在別人身上...

    這世上沒有如果,所以鹿房現在身陷囹圄。

    看著眼前癡迷的望著自己的女人,鹿房忽然有些憐憫的想著,那個可怕的男人,究竟會怎么對付她呢?

    若是自己在這牢房中將這女人給辦了,或者讓她為自己稍微服務一下,只怕他會憤怒的將兩人一起打死鞭尸吧!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 () 下載免費閱讀器!!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52086/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52086/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