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五十二章 到來

作者:楚仲 |字數:1914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都市奇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靈殊子活躍在上古之時,在那個年代,六道輪回和碎淵都已經出現,但修羅一族不同于如今,和外界還有著許多聯系,算得上十分活躍,是當之無愧的一方霸主。

    當時的修羅一族,因為理念問題,已被世人當成魔屬,和現在一樣,是所有正道修士的公敵,為天庭所不容。

    然而靠著一位位堪比上古、太古天尊的修羅王,即便是天庭,也無法將修羅一族徹底壓服,遠做不到后世一般讓其不敢輕易踏出碎淵半步。

    在那個時代,正魔勢均力敵,雙方并無高下之分。

    靈殊子乃是靈機成道,修行之道人畜無害,是絕對的正派功法,師法天地,平日又無驚人的惡跡,所以在機緣巧合毀去煉妖鼎前,一直被當成正道旁門中人,直到被天庭通緝,才徹底淪為邪魔外道。

    等到他自創功法大成,以一敵三斗平妖尊,創下壯舉,卻又一躍重新成了正道高人,天庭也撤消了對他的通緝令。

    及至成為太古天尊后,更是連天帝都對他予以褒獎,遙賜名號紫氣靈機天尊!

    所以,這善惡之分,當真是有趣得很。

    若只按修行的功法、或者平日行事來判斷,實在膚淺。

    所謂善惡,無非利益,有損自身利益,就是惡,有益自身利益,便是善,一些所謂大無私,之所以被當成大善,也無非是有利于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罷了,在這些既得利益者眼中,那種無私,自然是大善,說穿了,仍舊是利益。

    靈機成道的靈殊子,天生善于學習,又能跳出局外,旁觀者清,對這些彎彎道道,比人還要清楚。

    祇天性淡漠,若非自創功法的原因,根本沒有半點人類的感情,卻有著超過人類的智慧,如何會為善惡所束縛!這一位固然不是惡人,也不可能是什么善類。

    事實上,靈殊子行事,也根本不辨善惡,只看好處。

    對于靈殊子來說,只要能助他成道的,就是好的。

    反之,便是生死大敵,不論善惡無辜,都要掃平!

    正道?邪道?魔道?

    不過是一些人給另外大多數人套上的枷鎖罷了,只是久而久之,大家都忘了。

    規則固然被需要,但被需要的,其實只是規則帶來的諸多好處,而非規則本身。

    離開碎淵,穿過摩羅之喉,靈殊子再次來到了人間界。

    和離開之時不同,雖然時隔未久,但靈殊子可謂脫胎換骨。

    唯一令他遺憾的是,那牛魔牛大力的機緣,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竊奪。

    他雖然憑著鎮界碑恢復了八成左右的實力,甚至大大充實了底蘊,令得前路不再是一片迷蒙,卻依舊未能成為那鎮界碑的主人,更遑論借此成道。

    僅僅借得此物些許之力,這對于靈殊子而言,已經不虧,卻還是不夠圓滿。

    不過靈殊子懂得取舍,不執拗,知道這是自己緣法未夠,所以能得來那碑,卻不能用盡,這看似他逆天逆命而行,實際卻是他之命運強過了牛大力,奪來了這一點機會,所以仍舊是順應命運。

    順命是命,逆命是命,一味強求,才會殞命。

    既然這契機已然入手,也自沒有繼續糾結的道理。天衍四九,遁去了一。這是天道留給人道的一線機遇,眾生行事,也要給自身命數留下一線余地,這才能有始有終,否則結果定然慘不忍睹。

    只要他肯隨遇而安,翌日未必不能成為鎮界碑的主人!

    即便注定會失去鎮界碑,那也是緣法。

    他會試圖抗衡,去逆命,但不會螳臂當車,去棄命、絕命!

    靈機成道的靈殊子,比尋常天尊更懂得趨避厲害,知道如何在逆命之時,逐到那命定的一線生機。

    靈殊子此次提前出關,也是順應那一線機緣。

    不過這機緣已經和鎮界碑無關,轉而落在光明天尊身上。

    他此行,就是為了尋那光明天尊而去。

    之前與此輩為友,是尋機。

    如今靠著這鎮界碑,雖然還未能盡復舊觀,卻也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幫助,讓他恢復了大半的實力。

    他能感覺,只此一變,自己的機會就已經提前來了!

    光明山,萬丈光明普灑西海,短短不過數十年,光明天尊已經成為西海上實質的主宰者。

    自然,以天尊之力,莫說區區西海霸主,光明天尊便是想要成為四海之主,恐怕龍族也只能乖乖讓步,最多就是這位天尊在龍族祖地的那條老龍逼迫下,稍作讓步。

    外人自然不知,龍族早已不是昔日的龍族,隨著囚牛回歸,便是天庭,龍族也能與之分庭抗禮,撕破臉去,打上天庭也是容易。

    而那位太古大能囚牛,卻稀里糊涂成為了光明山的打手,個中之事,當真不足為外人說道。

    靈殊子知道的遠比外人多得多,卻也萬萬不會想到,那遙想之敵囚牛,在察覺到凌晝身后恐怖的圣人氣息之后,就果斷成為了帶路*黨,投靠了貌不驚人的光明山。

    若是靈殊子清楚這一點,那么即便有著一線生機指引,恐怕他也不會貿然前往光明山,去尋那什么機遇!

    說一千道一萬,除非命運之力當真已經外顯,并且強到了某種不可思議的地步,比如還沒開始做一件事情,干脆就注定了結果,那么所謂尋得命運之機,仍要和當前的實際情況掛鉤。

    命運注定的事情,終究不多。大部分,依然要自己去努力把握。

    即便是注定了一件事情,除非從頭到尾事事都被注定,否則本身沒有基礎,就算靠著命運達成了一件事,又有何用?

    比如命中注定會成為皇帝,那么終有一天能登基,然而在那之前呢?莫非天天乞討?在那之后呢?莫非一日而亡?被人滅掉九族、十族?

    況且這種注定,對于一般人來說,當真不多。靈殊子很清楚,命中注定有著一線機會,那么機會就一定存在,可還是要靠自己去把握!

    注定不會死,就單槍匹馬朝著千軍萬馬沖鋒,去逞英雄?若本身有著十蕩十絕、七進七出的實力,那么這樣的人就是英雄!若本身只是一個小兵...

    所以,事在人為,這不是人定勝天,而是天命之下,人事依然重要。

    靈殊子敢上光明山,一方面是機遇已到,另一方面更是自身實力足夠,認為完全能正面壓下凌晝,能把握機遇,抵擋風險!

    這念頭,當他來到光明山時,還沒什么變化。

    太古天尊,那在上古之時,都是巨無霸一般的存在!到了如今,更是巨頭中的巨頭!

    可當他見到光明天尊后,靈殊子忽然發現,自己大錯特錯!

    非洲,沙哈拉大沙漠,一片巨大的綠洲中,橫七豎八的尸體倒在地上,畫面十分之慘烈,配合上周圍幾乎被毀壞殆盡的綠地,更有著遠古神話戰場的味道!

    一名身后漂浮著三朵青色火焰的白膚青年,淡淡懸浮在半空中,看著腳下硬生生被拼湊起來的粗陋禁制,以及綠洲外大片的荒漠。

    這般大手筆,該換地貌,落在他眼中,非但沒有半點震撼,反而在愕然之余,還覺得有些可笑,就如同那傾國傾城的佳人,在看東施效顰。

    好在,這東施家中,本就藏著一位美嬌娘。

    “這些土著,當真讓人失望。”

    “所幸,這個世界...”

    “真有那么點意思!”

    青年淡淡說著,對于空氣中凄厲咆哮的一條條厲鬼游魂,完全視若無睹!

    此世規則所限,鬼物難容,就算如今不比從前,厲鬼亡魂更容易存身,但這人死了,也的確是遠不如活著的。

    這些土著,活著的時候他都不屑正眼看,遑論已經死絕。

    若非這個土著世界當真有點意思,他此時早就打道回府。

    想他好歹也是聯邦直屬星域九大主星之一木子星上排名第十八的家族中的冥神之子,雖然因為一些原因,他并沒有得到家族的全力栽培,以至在星域同輩中稱不上多么杰出,但好歹也是木子星當代的風云人物之一,能在三百歲前勉強修煉到冥皇之境,堪比大羅金仙,絕對是當之無愧的俊杰。

    這等人,豈不是眼高于頂?這可不是什么貶義,而是站得高,看得遠,必然如此。

    一些土著,不被他看得起,那是理所當然的。

    一顆土著星球,能在他口中落下一個有意思的評價,已經是不可思議。

    一般中級位面,恐怕都沒這個資格,在他眼中也不過爾爾。最少也要是頂級中等位面,或者高等位面,才值得他重視。當然,若是高等位面,即便是弱小宇宙的高等位面,那也是圣人扎堆,似他這等,想不重視也不行。

    然而腳下這顆星辰,卻絕非上述情況。根據搜魂結果來看,恐怕在低等星辰中都算是比較靠后的,就算最近似乎有些變數,內部文明發展的情況,也超出了大部分低等星辰的范疇,但也談不上驚世駭俗。

    畢竟,他好歹也是大羅金仙級別的冥皇!真正能引起他興趣的,還是自身在此地受到的壓制!

    大羅金仙級別他,來到這個世界后,居然只剩下地仙級的修為,相當于冥王之下的冥將一流,幾乎可以算是一朝將他打落深淵。

    青年對此,不驚不懼,他能感覺,這種壓制牢不可破,根本沒有空子可鉆,然而這只是壓制,并非絕對意義上的改變!

    感受著自身隱約的變化,他甚至還有一些淡淡的驚喜!

    這是變數,帶來的或許是滅頂之災,目前看來,卻更可能是一場大機遇!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

    手機請訪問: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52086/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52086/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