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脫枷

作者:楚仲 |字數:3120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都市奇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金屬的地板,金屬的墻壁,金屬的天花板。

    倘若萬磁王被關在這種地方,一定是如魚得水。

    然而,王小順卻不是萬磁王。

    他被五花大綁的鎖在一塊鎢鋼鍛造的棺材板上,他已經失去了身體中幾乎全部的力量,因為他被注射了一種價值數百億美元的特殊藥劑,一種在理論上能讓異能者變成普通人的藥劑,對他來說卻只能當做強效麻醉劑來用!

    雖然已經失去了全部的力量,但他的身體依然如此完美,或許是“異能”未被“抹去”的原因,或許是因為他的“能力”與眾不同。

    如此白凈,皮薄肉厚,要是下鍋一炸,滋——

    好吧,完美的絕對不是他光豬一般的身材,而是他身體中蘊藏著的東西,那完美至極的基因!

    異能,是賦予人體某種并不屬于人類的力量。而王小順的能力,卻是開發人體本身的潛力!它近于武道,優于武道,高于武道!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奇跡!

    嗡!嗚!咔嚓!咔嚓!

    一連串機簧轉動、齒輪摩擦的聲音過后,一側的墻壁上露出一個半圓形的入口,就像是一些水生動物張開了菊花般的口器。

    啪!啪!啪!

    一陣整齊的腳步聲之后,十多個身穿黑色皮衣的“異能特衛隊”成員涌入,紛紛舉起高能電漿槍,對準了已經全無反抗之力的王小順。

    然后,一位頭發花白打著發蠟西裝革履的成功人士緩緩步入,身后跟著三個衣著各異的年輕人,顯得極有派頭。

    王小順稍微偏了偏頭,看到是這人,又把腦袋轉了回去!

    “王小順!你要知道,現在并不是組織要審判你,不然你是沒資格待在這里的!”

    “以你犯下的罪行,就算是最仁慈的法官,也會認定你已經足夠槍斃十次!”

    “但是,由于你是特殊人才,有特殊的價值,所以組織才予以寬大處理,決定網開一面,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中年人淡淡說著。

    他只是一名一級異能者,就連這異能都不是自主激活,也不是靠著藥物強行激活,而是注射了III型的基因優化液,所以才具備了所謂的一級異能,得到了一具比普通人更健康的身體。

    但他此時的表現,卻比大多數高級異能者,乃至部分4級異能者,都要冠冕堂皇的多。

    這已經很能說明問題!這是一個習慣了在人前將自己和大勢等同的真正的政治家!

    王小順聽到中年人老生常談,臉上不禁露出一絲輕蔑的冷笑。

    組織給的機會?莫非就是將他弄到中科院進行切片研究?然后關在這個永遠沒有夜晚的鐵籠子里,天天換著法子給他洗腦?

    “王小順!你大概還不知道,組織正準備重建華東科技研究院。而你的父親王三德,將是下任院長極為有力的競選者,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中年人倒是深諳蘿卜大棒的道理,一次次拋出誘餌,這回甚至開始拿他的家人說事。

    能高高捧起,當然也就能重重拋下!

    “呵!我懂。但是,你們想要的,我真給不了!”

    王小順有些苦澀的回答。

    他說的是實話,只是很難讓人相信。

    所幸這苦澀并不是委屈,更不是受到折磨后,心靈遭受的創傷,純粹就是一種自怨自艾。

    他已經為自己的輕率和輕信而買單,也只能留下這么一點可憐的感覺。

    “嗯?”

    中年人的眉頭皺了起來,這不是他和他所代表的集團想要的回答,所以他不相信!

    有的時候,人真的很可憐,一些東西即便是真的,他們也要強迫自己不去相信,不然就會被無數更愚蠢的人,推到大多數人的對立面去。

    “王小順!組織不是要搶你的東西!組織是想培養你!這是你的機會!”

    中年人繼續開導,哪怕他的工作并不成功。

    王小順聞言,臉上的苦澀很快消失,變成了刺骨的漠然,一種哀莫大于心死的平靜。

    “我知道,也完全相信組織。”

    “但是,張部長,我很抱歉,你要的,我真給不了!”

    王小順的聲音平靜,就和此刻的表情一樣。

    不知為何,張力聽了這話,心中竟然徒然生出一股寒意。

    其實他早就相信王小順了,問題是上面人不相信,他也知道現在的行為很可笑,但他不得不繼續可笑下去。

    然而,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蠢貨!

    也不是所有被逼上絕路的,都沒有放手一搏的余地!

    本來已經準備好的一套說辭,是秘書小組和心理專家們連夜整理出來的,此時也有些說不出口。

    你能對一塊木頭說什么?你能對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說什么?

    “咳!王小順,你再好好考慮一下吧,組織在對待這件事上,給予了高度重視,所以你要積極配合,這對你我都有好處!”

    例行公事的說完,張力轉身就離開了這處禁閉室。下面還會有人繼續來給王小順做心理輔導,或者從他身上采集各種樣本,張力卻已經不想在這個地方多待。

    人都有生存本能,都有第六感,可惜大部分人自己就忽略了。

    少數爬到高位的,未必就很優秀,也有些可以很不起眼!

    但即使是那些很不起眼的少數成功者,也有不少,懂得發揮自身最大的優勢,可以是“魅力”,可以是“覺悟”。

    張力離開后,十幾個戰士也依次離去。

    他們露在面罩外的眼睛,比王小順的還要冷漠,冷酷到了極點。

    直到最后一人消失,又是一陣機關響動過后,這處禁閉室再次變成了冰冷的囚籠。

    王小順冷冷盯著銀色的天花板,面無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路上,驚慌失措的“楚銘”跌到了草叢里。

    這讓他身體中真正的他,感到十分的無語。

    人可以無能,可以廢物,但是無能到這種程度,廢物到這種程度,也是一件奇事。

    這也就算了,畢竟眼不見為凈。

    但是,一個如此廢物的家伙,為何偏偏要被他“附體”?

    為何在他寄居到對方身體中的時候,還偏偏要惹上一只如此恐怖的女鬼?還他娘成了女鬼的債主!不帶這么玩人的!

    “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夫君!你的風度呢?你的風骨呢?”

    “在哪里?它們都在哪里?快拿出來給我看看!快拿出來給奴家看看!”

    女鬼恐怖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入耳中,仿佛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楚銘屏息凝神,想讓自己盡量潛伏。然而這念頭,并沒有影響到“楚銘”,“楚銘”還是驚恐的大吼大叫著:

    “不!不要!不要跟著我!不要再糾纏我!”

    “不關我的事!真的不關我的事!”

    “害死你父親的是我叔叔!抄你家的是我舅舅!逼你母親把你賣進窯子的是我堂哥!”

    “你去找他們!去找他們!”

    “翩翩!是我救了你!是我救了你啊!是我把你從水深火熱中救出來了啊!!!”

    “楚銘”大聲嚷嚷,這舉動讓他身體中的楚銘只想掩面,羞于再看。

    “呵呵呵!夫君!你還真是健忘!我承認,你的確把我從火坑中救了出來!”

    “但是在那之后呢?你又對我做了什么?你逼我做了什么?你口口聲聲要我相夫教子,但你真的有把我當人看待嗎?”

    “夫君,你把我從火坑中救出,然后又把我推進了另一個更大的火坑!”

    “這些也都算了!就當是賤妾命苦!”

    “可為何你要害死我的孩子!為什么你要害死我的孩子?就因為他身上流著賤妾的血?就因為你不確定他究竟是不是你兒子?”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面對女鬼的哭訴,“楚銘”啞然。

    這些事情,也不知究竟是真實發生過的,還是夢境的一部分。

    楚銘并不關心,他只知道正戲就要開始了,這一幕即將迎來高潮,同時也是落幕。

    可惜自女鬼顯形開始,他從這個廢物身上感覺到的諸多情緒,就沒有多少是正面的,連苦中作樂的由頭都沒有。

    “原來,你藏在這里!夫君,你讓我好找!好在,我終于抓到你了!”

    沉默只維持了不到五秒鐘,女鬼幽幽的聲音就從天而降。

    “楚銘”抬頭一看,如同畫著濃妝的凄厲女鬼正好緩緩飄落下來。

    “楚銘”被嚇得五官都開始扭曲,大小便已經失禁。

    其實那女鬼的樣貌并不嚇人,比起一些臉爛的和稀泥一樣的鬼物,或者滿臉血水外帶浮腫的怨靈,她已經算是甚美,靈壓也普普通通。

    至于女鬼剛才說的話,雖然未必沒有自己作死的可能,也可能只是女鬼的詭計,或許她早就發現“楚銘”了,只是為了讓他更絕望,所以玩玩罷了。

    可憐“楚銘”此時已經無法思考,完全就只有被玩弄的份兒。

    連累的感同身受的楚銘,也只能默默承受他的恐懼和痛苦。

    楚銘此刻無比懷念他的心靈力量,不提別的,僅僅那能斬殺負面情緒的效果,在這種場合下,就是大部分人都不會拒絕的福利。

    不提別的,就算是此時這個“楚銘”得到了這種能力,恐怕也能繼續裝他的逼,不用如此慫逼。

    就像之前撞破妻子是個厲鬼的時候一樣,雖然恐懼,但在還沒有受到傷害前,即使面對惡鬼,他也敢疾言呵斥,當真是...

    “啊!!!”

    “楚銘”發出了慘叫,心中充滿別人恐懼的楚銘,也感覺到劇痛襲上心頭。

    他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右手已經變得光禿禿,五根手指都像是被女鬼硬生生拔去!

    可憐、可悲、可嘆!

    楚銘心中竟然生出了這樣的念頭。

    在接下來的虐殺中,楚銘始終保持著心靈的平靜。

    雖然能感覺到“楚銘”的恐懼,雖然在承受著和他一樣的過程,但是楚銘卻覺得自己和這個楚銘,仿佛真的處于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他能感覺到他感覺到的一切,能明白他所想的一切,他不能控制他的行為,不能控制他的語言,他就像一部叫做《傀儡人生》的電影里,結尾時悲催的成為寄生在別人腦海中的孤獨意識體的主角。

    但他知道,他是不同的!

    他此時才明白,自己是不同的!

    原來,他只是能感覺“他”的感覺,卻并不像感覺到的那么無力!

    他本就凌駕于這一切之上!

    這就像是一種頓悟,又或者是某種劇情安排的套路,可能他真的想通了什么,也可能下一個夢境中,他又會被打回原形!

    但至少在此刻,他凌駕于這個“楚銘”之上!因為,他再次感覺到了自己苦修而來的心靈之力!

    在陷入這些環環相扣的夢境前,從來沒有任何一刻,他會和現在一樣,因為找回了自己的異能,而變得如此狂喜!或許,也是因為之前他從未失去過!

    只有失去才明白珍貴,這不僅僅是對人對事,對自己掌握的技能,也是一樣!

    垂死的“楚銘”,眼眸中忽然透露出一絲絲藍光!

    然后,就在女鬼準備為這個故事畫上句話,如愿以償將“楚銘”的腦袋摘掉之后——

    他倒下的尸體忽然又站了起來,在“女鬼”震驚的目光下,再次長出了一個個殘缺的零件,包括那顆還拎在女鬼手中的死人頭!

    楚銘看著眼前感覺還能應付的女鬼,在對方目瞪口呆的神情中,淡淡道:

    “那本白皮書,是不是你變出來的?”

    楚銘聲音平靜,說完又補充了一句。

    “你和我之前見過的那些鬼東西,不太一樣,好像還殘留著生前的大部分意志。”

    “這很有趣。”

    “也是你運氣好,遇上了我。”

    “你可千萬不要自誤!”

    楚銘是真心實意的,是好心的,是想放這個女鬼一馬的,因為他有著更感興趣的對象。

    這種情緒也被女鬼感覺到了。

    但是他那張平凡的面孔,那副平靜的、帶著點超然的表情,卻勾起了女鬼心中某個痛苦的回憶!

    這女鬼的確和一般的女鬼不同,甚至還有著情緒、感性,即便大多是負面的。這代表著她的確是可以交流的,至少存在交流的可能,假如站在她面前的不少楚銘的話!

    她和“楚銘”之間的仇恨,傾盡五湖四海都無法洗清!

    若是一般鬼物,或許把債主殺一次,了卻夙愿,就能恩怨兩清。但這只特殊的有著復雜感情的鬼,卻更希望能殺掉楚銘一萬次、十萬次,生生世世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

    嗤!

    五道血芒閃過,女鬼已然出手,它做出了選擇。

    但就和她感覺到的一樣,重新活過來的楚銘,確實今非昔比,已非吳下阿蒙!

    “這是你最后的機會!”

    楚銘只退了半步,就避開了女鬼的奪命鬼爪,一只手更是和鐵箍一樣將女鬼冰冷的手腕牢牢抓住!

    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沒料到他能做到這樣的程度,如此輕松就制住了這看起來還有點難纏的鬼物。

    可是對于楚銘的“仁慈”,女鬼顯然抱著截然相反的看法!

    她聽到這話,瞬間變得更為憤怒,簡直是怒火中燒!

    “吼!!!”

    女鬼眼眶裂開,凸起的眼球密布著血絲。

    同時,她那櫻桃小口也朝著兩側擴張,變成了血盆大口,一排排鋸齒般的獠牙裸露出來!

    她那張原本只是妝容過重,但還算精致的面孔,此時當真是被破壞的淋漓盡致,讓楚銘不自覺的想起了“裂口女”。

    “操!傻逼!”

    如果只是態度惡劣,楚銘說不定還會一讓再讓,畢竟這樣極品的鬼,可真不多見。

    可忽然從一只美女鬼變成了丑女鬼,這對于凌歧之類的存在而言,或許沒什么區別,對于楚銘這個擁有正常審美觀的人類來說,就算已經出現了審美疲勞和對美的厭倦,也變化太大,脆弱的心靈頓時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去你*媽的!”

    楚銘一腳將面前的女鬼踹開,而后仿佛虐打小朋友一樣,撲到女鬼身上,對著她那張丑臉就是一拳拳砸下!

    倘若是在現實中,倘若這具身體是自己的,楚銘絕對不會這么個搞法,畢竟這一拳拳見血,飛濺的可不光是女鬼的血!

    “吼~~~”

    女鬼的吼聲剛剛響起就曳然而止,因為凌歧已經把整個拳頭都塞進了它的嘴里,甚至捅穿了喉嚨!

    拳頭可不是那什么頭,這一擊若換了常人,多半就死了!

    可是女鬼卻還在掙扎,而且掙扎的力道越來越大!

    她死命的想要咬合,要咬斷楚銘的胳膊,皮開肉綻的楚銘,只當那點痛楚是毛毛雨,他的骨頭真如鋼鐵一般堅硬!

    “既然你想找死!那你就去死吧!”

    心中驀然騰起一股無名火,楚銘冷冷盯視著嘴巴被撐得大大的女鬼,眸子藍幽幽的光芒越來越盛!

    因為是鬼,所以女鬼的抗打擊能力強的驚人!

    可是楚銘,最不怕的也正是這種依賴精神力而存在的存在!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52086/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52086/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