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變故

作者:楚仲 |字數:2989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都市奇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紫眉真君,這些怪物實力太強,又不分敵我。等它們糟蹋完妖鬼宗,憑我們的實力,可未必擋得住!”

    一尊投靠魔教的武圣高手,并不掩飾自己的擔憂。

    事實上,他是在投靠魔教后才被魔主灌頂提拔成武圣,所以雖然對魔主的忠心和畏懼都有一些,但他的實力和氣魄,確實比不上那些真正自己突破的武圣。

    “擋不住?嘿嘿,擋不住也得擋!”

    “況且,你覺得你們擋不住,那是因為你們太無能!”

    軒轅煞冷笑說著。

    這人是第一個投靠魔教、或者說投靠魔主的武圣,他原本就是江湖中頂尖的獨行俠、邪派巨擘。由于修煉烈火真功的關系,軒轅煞發如火燒,因此被人稱為紅發老祖、紅發魔祖。又因為這人天生有兩條紫色的長眉,也有人稱其為紫眉真君,當然這是在他狂徒西域一城十萬百姓之前!

    投靠魔教后,軒轅煞和其他人一樣,都獲得了魔主的栽培。甚至由于他是武圣,有些天賦異稟,因此獲得的培養還更多一些。

    軒轅煞原本只是尋常武圣,由于少年家變流落江湖,一身本事大都是偷師、自學,所以就算悟性不錯,根基依然有缺,即使成為武圣,也比不得正統大派出身的那些。如今,他卻一躍成為武圣中的頂尖好手,比起各大派掌門成就武圣之人,也不遑多讓!

    因為實力更強,軒轅煞底氣才足!

    這人其實已經被凌歧暗中送往另一個世界改造過,其本質早就不是人類,這也是他異常強大的一環!當然這人自己并不清楚,反而由于在這個過程中,凌歧展露了通天的手段,軒轅煞敬畏之余,對凌歧更加忠心不二。又因為他的忠心,這個性格惡劣的暴徒,才能在凌歧手下混得風生水起。

    只要夠忠心,夠給力,凌歧的容人之量從來不小!

    軒轅煞跋扈的性格,也不全是天性,有一部分是功法的原因,有一部分地位使然。

    軒轅煞已經被凌歧任命為魔教天殺堂主、專門負責對外的殺伐之事、可說大權在握,加上還兼任魔教外門長老、貴賓客卿長老等等虛職,可見恩寵。

    這人感受著凌歧的“拳拳心意”,又自覺了解了魔主的驚天秘密,理所當然把自己當成凌歧的心腹、左膀右臂,在主動維護魔主的威嚴之余,軒轅煞也時常盛氣凌人、狐假虎威!任何一個“有理想、有抱負”的狗腿子,都是這樣。

    有實力、有背景、本身脾氣暴躁,導致軒轅煞一向看不起旁人,特別是那些實力遠不如他的!

    聽了軒轅煞的話,幾個有著自主意識的武圣,全都尷尬的張了張嘴,但是最終什么都說不出。

    如今的魔門,魔主為尊,實力至上,這兩點貫徹人心。

    若在半年前,即使是墊底的武圣,也絕對是江湖中最頂尖的存在,各大勢力的定海神針,到了哪里都有話語權。

    就算現在,若不算魔門和魔物,武圣仍是陸地神仙。

    可在魔主麾下,武圣真的不算什么!

    整個魔門,活著的武圣級高手,兩手兩腳都數不過來!武圣級的傀儡、尸偶...只會比活人更多!

    一些人猜測,魔主麾下甚至有武尊效力!

    至于魔主本人?

    他的境界不可測度!最少也是武尊!

    “哼!廢物!”

    軒轅煞見對方唯唯諾諾,非但沒有喜悅,反而更加不屑,睥睨的看了看這幾個出身和他類似的家伙。

    這些人都是江湖散人、或者外派高手,如今為教中客卿,但和他這個“魔主心腹”相比,這些人完全就是高級打手,甚至這“高級”二字,都要打幾個問號。

    軒轅煞對這些人其實抱有不少潛在的敵意,他總覺得是這些人分薄了魔主給自己的賞賜。

    若不是為了給這些廢物提高修為,魔主會不會直接將他灌頂成武尊?

    這些念頭,軒轅煞每每想來都怦然心動,但也就敢想想。

    他知道自己無法干預魔主的決斷,魔主做任何事情,都有他的道理。就算沒有道理,也是自己太笨,理解不了!就算魔主真的沒有任何理由,自己也不能表達出任何異議,否則就是對魔主不敬!對魔主不敬的人,也就是對魔教不滿!這些對魔教不滿的人,魔主大度不會計較,但是下面人包括軒轅煞都會主動去維護魔主和魔教的威嚴!

    那些對魔教“心懷不滿”的家伙,他自己都不知道殺了多少,當然不希望某天自己也淪為其中之一!

    “放心吧!”

    “魔主運籌帷幄,他老人家的層次,不是你們能夠忖度!”

    軒轅煞想了很多,于是淡淡解釋了一句。

    看著下面魔物肆虐,軒轅煞的心底竟然升起一股奇異的快感!

    要說對那些魔物一點忌憚都沒有,完全當成猴子,也不至于。

    方才一個照面就被幾只厲害魔物撕碎的妖鬼道宗主,比他只強不弱!

    只是他深信魔主,既然敢利用這些怪物,就肯定有萬全之策。至于自己這些人,無非是防患于未然,外加掃尾。主要方面,相信魔主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十幾個呼吸后,妖鬼宗的哀嚎聲漸漸消失,這個強大的神秘的邪道宗派,徹底成了一片廢墟!

    那些徘徊在其中的魔物,將遍地血肉全都“打掃”干凈,甚至把地上的血泥都舔光后,終于開始盯上外面的人!

    十尊當空的武圣,氣息誘人,可也煞氣逼人,是誘惑,同時也是威懾!

    更遠處的其他高手,還有數千負責外部包圍圈的軍中好手,就沒那么好的待遇,他們在魔物眼中,大都只是美味的血食!

    這次征調了三十萬大軍,魔教出動了三千教徒,然而這些人大部分都在掃蕩陰鬼宗的外圍產業,沒有也沒必要全軍壓境到“九虛之地”。

    不過若非如此,這些怪物怕是早就瘋了,面對幾十萬血食,沒有哪個魔物忍得住,再多十倍武圣壓陣也沒用!

    怪物并不是純粹沒腦子,也會權衡,所以面對武者和普通人,它們中的大多數都會義無反顧的先撲向普通人。

    這些武仙世界土著眼中的妖魔鬼怪,無非是異界生物,一些變異生物、一些鬼靈單位、乃至少數不可名狀的東西,也仍然是自然產生的個體,適用于生存法則,有趨吉避兇的本能!

    當魔教高手冷眼旁觀妖魔道的慘劇之時,那些魔物其實也樂見其成。

    土著們絕對不會相信,那種恐怖的見人就殺的怪物,竟然會有“智慧”!

    當然,這世上一草一木,一蟲一魚,又有什么是沒有智慧的呢?

    片刻后,就在魔物蠢蠢欲動的時候,當軒轅煞看到整個陰鬼道周圍忽然出現大量的空間裂隙,將一只只躍躍欲試的魔物吞噬。

    和其他人的目瞪口呆不同,軒轅煞立刻陷入了狂熱,幾乎要熱淚盈眶的擁抱那些時空裂隙。他明白,那是魔主的無上偉力,魔主果然是全知全能的神魔!

    當幾只特別強大的魔物,竟然驅使著弱小的魔物去主動撞向裂隙,自身氣息卻忽然變得飄忽,仿佛一下子從大象化作螞蟻,軒轅煞等人眼珠都差點突了出來!

    魔物這是在做什么?

    若是凌歧全力施為,直接將幾個世界打出一條條穩定的大型通道絕對不成問題!

    可凌歧顯然不會那么做,事實上他到目前為止,四面開辟的幾乎都是臨時通道,那更省力!

    隨著越來越多的臨時通道出現,然后被空間的力量的修復,幾個世界相互間的斥力也在不停減弱,空間壁壘變薄。

    相信再過一段時間,恐怕地仙都能撕裂出一些臨時通道,而天仙的力量就足夠在這幾個世界間開辟相對穩定的時空通道了!

    但還不是現在!

    所以臨時的時空裂隙,隨著更的個體穿過,的確會不停減弱!

    軒轅煞不懂這個道理,但不妨礙他猜測魔物的目的!

    “不好!那幾個怪物,想做漏網之魚!!!”

    軒轅煞驚呼,奈何身邊幾尊武圣只能面面相覷。

    他們倒不是不相信軒轅煞,而是無能為力!

    已經完全失去自由意志的武圣奴仆,心中并無畏懼,但顯然只會按照凌歧授意的要求辦事,對于這種突發情況,沒什么隨機應變的能力。

    軒轅煞其實有權限調動這些武圣傀儡,這是凌歧給他的特權,但他還是非常遲疑,畢竟在他看來,就算要先犧牲,也該犧牲那些即沒用又不聽話的家伙。

    至于這些實力一般潛力耗盡但很聽話的傀儡,在軒轅煞眼中的價值,反而比那幾個活著的武圣高上一些。

    “哼!”

    見同僚全都面露難色,畏戰不前。

    軒轅煞暗中更加不滿,卻也知道這是人之常情。眼前那許多魔物,別看暫時被困在無數空間裂隙中,若是真有誰敢沖上去,就算不被縫隙卷走,也是去一個死一個!

    理解歸理解,軒轅煞還是非常不爽,他一面默默調息,準備應變事故,一面忖度著待會兒怎么將這幾個不聽話的家伙玩死。

    隨著越來越多的魔物消失,空間裂隙也變得更狹窄了一些,可是按照這個速度,恐怕全部魔物都被吞噬,裂隙也不會消失。

    幾個強大的魔物似乎發現了這一點,氣息重新磅礴起來,不再隱藏自己,開始朝著外面的活人發出惡意滿滿的怒吼,像是不滿和憤怒的宣泄。

    軒轅煞松了口氣,雖然他有底牌,但能不和那些怪物作戰,還是不戰斗的好。

    軒轅煞是個戰斗狂人,但還是人,對付起那些殺不死的怪物,連他都覺得力不從心。至于想讓別人上,純粹是抱了讓人送死的心態。

    就在這個時候,逐漸收縮的空間裂隙,忽然間閃爍了一下,瞬間消失!

    軒轅煞愣住了,混亂的魔物們也愣住了。

    接著——

    轟!!!

    殘存仍然超過三分之一的魔物,立刻反應過來,瘋狂的朝著周圍涌去,仿佛席卷起一股灰黑色的浪潮!

    軒轅煞面色一下就變得蒼白!

    這變故未免太大、太猛!他的底牌,相比之下,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計!

    驚魂世界,暗無天日的大地上,一群衣衫襤褸的...玩家?正偷偷摸摸跟在一名穿著復古西裝的年輕人身后。

    “該死!早知道會這樣,我他媽就選擇留在藍星了!”

    “藍星再怎么無聊,也比這個鬼地方強得多!”

    一名肌肉賁發的矮漢抱怨著,當初他忽然獲得微弱的靈術,然后腦海中仿佛有一個聲音詢問他,是選擇留下,還是前往驚魂世界開始一段新的冒險。鬼使神差的,這個驚魂世界的鐵桿游戲粉絲,竟然選擇了后者!

    然后...他就后悔了!

    果然,原本即使“現實世界”出現種種亂象,憑借靈術也可以混的不錯的他,現在成了這幅德行!

    他身邊一個年輕人冷笑著看了看他,似乎是對這個人非常不屑。

    矮漢臉上肌肉抽動了一下,心頭猛然騰起一股怒火,但又仿佛對這年輕人有不小的忌憚、或說畏懼,所以即使心中再不滿,也無法宣泄分毫。

    “嘿!林廷輝!你小子拽個毛!”

    “如果不是你這狗日的走狗屎運,帶著一身功夫被卷入這里,你他媽早就喂了怪物!”

    一名將頭發染的五顏六色的少年,見狀忍不住出言奚落。

    事實上,當林廷輝之前奸殺無口女的事情被人披露出來后,所有人都把他當成變態、瘋子。

    雖然這個瘋子有很強的實力,但這并不表示,所有人都要畏懼他。

    見林廷輝冷眼望去,那雜毛少年也是挑釁般的瞪了瞪他,而后動了動手指,一根鐵條呼嘯著從身邊劃過!

    “御劍術”?當然不是!是“念力操控”!驚魂世界強化模板中非常難激活的一種,可以說是萬中無一!

    當然,這能力也配得上萬中無一的稱呼,雖然不如御劍術夸張,可一旦激活了“念力操控”,又有不錯的“靈兵”在手,什么武林高手也敢殺給你看!

    林廷輝麻木的看了看那個少年,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接著,他看向了前方的復古西裝男,總覺得這個人身上有點奇怪!

    這是一個奇怪的家伙,實力強大,沉默寡言,并且不易近人。之前就有一個女子,在那人休息時,仗著還有幾分姿色,擠到他身邊,企圖色誘,卻被他當場斬殺!

    至此,雖然大家仍舊跟著這人,卻再也不敢靠近,甚至不敢大聲說話。

    林廷輝覺得他很奇怪,當然不是奇怪他的實力,而是在不久前摧枯拉朽的擊敗了那只巨大魂獸之后,不遠處的那人身上...仿佛也沾染了一些魂獸的氣息!!!

    “反噬”?“魔侵”?

    林廷輝腦海中冷不丁冒出類似的詞來,頓時拉開了和那人之間的距離。這表現出來,就是原本在隊伍前方的林廷輝,很快落在了隊伍中后段!

    他的表現,看在同樣站在隊伍前方的雜毛少年眼里,還以為是某種示弱,頓時更加洋洋得意,甚至冷不住拍了拍之前憋屈的矮漢,讓他看看自己的威風。

    只有隊伍中間的一名女青年,詫異的看了看林廷輝,又警惕的掃了掃“帶隊”的陌生人!

    他...

    凌歧默默傾聽著耳邊魂獸的咆哮,感覺著心里躁動的暴虐欲望,并不去壓制,反而故意放縱,默默體會著這些情緒。

    “這種心湖沸騰的感覺,還真是讓人懷念!”

    “可惜,依舊是假的。”

    凌歧心中自語,不以魂獸最后的反擊為懼,反而因為反擊的力度不夠而遺憾。

    真實狀態,已經接近無喜無悲的他,當然隨時都可以模擬出任何一種情緒,乃至身體本能,也終究會出現種種“情緒”,比如當面對極端恐怖的存在之時,自然會感受到靈魂在顫栗。然而這些和外力強行施加的種種負面情緒,其實都一樣,都不是源自真性。

    凌歧很快將魂獸帶來的負面情緒驅逐,只保留了那股純粹的魂力!

    不得不說,由于這具身體本質太糟糕,方才戰勝魂獸后,靈魂的震蕩的確給他帶來了一些小麻煩。

    倘若這具化身是隨隨便便就可以丟掉的,那么只要直接切斷和金仙元神的聯系,也就什么麻煩都沒有。

    可既然這具化身還有大用,那么就算是凌歧,也不得不大量分心來操控這具身體!

    穩定這具身體的狀態,并且讓它借助魂力更上一層樓,并不需要太多的精力和時間。

    隨著本質的提高,很多事情做起來都更得心應手,別人以為是奇跡的事情,完全是信手拈來。

    又諸如分魂之術,曾經凌歧甚至花費大力氣專門研究過,到頭來卻發現那只是高等生命的一種本能,完全不需要專門去修行。

    凌歧很快將魂力全都與這具化身融合,將之徹底消化,雖然還是沒能令其突破三級靈能極限的桎梏,但好歹也前進了一大步!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52086/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52086/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