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降臨

作者:楚仲 |字數:1790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都市奇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阿努巴拉克遠沒有林奇想象的那么“深不可測”,否則何必絕望、哀求至此,它對法陣的了解,對法陣的修改,都來自幾個小時前,基爾加丹的誘惑!

    基爾加丹自己都死了,當然罩不住那些受它誘惑的人,也沒人再能知曉,它又是如何洞悉真神級數的法陣結構,并進行破譯重組。

    或許它本身就是這方面的大師,或許它背后另有高人,或許這又是一次巧合。這個世界上總有許多“巧合”,總有蘋果會砸在人頭上,總有人會注意沸水蒸騰的水汽掀翻了壺蓋,總有幾波人會同時找上一伙絕望的合作對象,只要它是某種關鍵!

    總之,基爾加丹死了,它的陰謀卻仍在發揮作用,這也算是死后仍然活在人們心中的一種方式。

    “好吧...但即使如此,我們也還...缺一點機會...”

    林奇試探,“機會”伊露維塔已經準備好了,但是他想看看尼魯布人會不會給出其他“機會”。

    阿努巴拉克沉默,它知道即使這次成功了,它們的機會也可以忽略不計。

    斷頭臺上的人總是只想著遠離劊子手的屠刀,至于接下來該怎么活命,完全不是他們能計劃和決定。

    在這種層次的博弈里,阿努巴拉克知道,它的每一次決定,都是拿命在賭。

    天空中,停在囚籠外的納克薩瑪斯,忽然發出了幾萬米外都能聽到的轟鳴聲,它仿佛變身成一架精密的煉金機器,正在緊鑼密鼓的鼓搗著新的產物!

    這座浮空要塞開始褪去表面的偽裝,并匯聚起半神真神都要為之顫抖的力量。

    它很快將法陣內的一切都鎖定、納入了攻擊范圍、包括它原本的最高權限者,而法陣外的藍龍虛影,也已經徹底化為滅世的雷霆,勢要將罪惡的大地洗白,首當其沖的卻是不幸的艾露恩!

    納克薩瑪斯深處,克爾蘇加德平靜的跪在伊露維塔面前,伊露維塔身后是凌歧的一眾隊友,他們本該被軟禁在冰冠堡壘中。

    在那些弱雞隊友的身后,還有一些奇裝異服的異隊輪回者,這些輪回者大氣都不敢喘,戰戰兢兢,他們都是各自小隊的新人,唯有帶頭的兩人每每欲言又止。

    “獨一之神...大人,不知道,我們的請求,您考慮的如何?”

    “我哥倆為您送來了這么多活的積分,只要你放過我們兩個,并且愿意讓我們在這次任務結束后進入您所在的隊伍,我們就愿意分享如何免除主宰抹殺的秘密!”

    這人言下之意當真聳人聽聞。賣隊友倒也沒什么,這年頭這種人多得是,但是逃避主宰抹殺的秘密...

    他蠻以為伊露維塔一定會答應,也相信不論換了是誰,只要是輪回者,哪怕是傳說中的夢魘之王,在權衡利弊之后,都會爽快的答應他們兩個的請求。

    或許他們的實力的確不值一提,但是當各自掌握的秘密拼成一塊全新的藍圖,共同掌握這副藍圖的二人,立刻就成了炙手可熱的寶貝。

    伊露維塔淡定的為克爾蘇加德“摩頂洗禮”之后,這才漠然的朝著說話那人冷冷道:

    “你們的計劃雖然很好,就和那個凌歧一樣,就和我那位小朋友一樣。”

    “但是,你們又知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只要你站的還不夠高,就永遠有些秘密,是你們看不透的。當你們自以為掌握著一些大秘密的時候,你們其實并不清楚,那究竟是無人看守的寶藏,還是潘多拉的魔盒。”

    “只說計劃....再完美的計劃,若是沒有足夠的執行能力,若是被人稍微誤導,那么最終也是大敗虧輸。”

    “我現在覺得,假如把你們的人頭留給我那位小朋友,他應該會更高興,至于那個秘密...暫時還不該有人知道!”

    異隊輪回者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紛紛失去意識,跌倒在地,陷入了深度的昏迷,包括唯二的資深者。

    面對這種情況,己方輪回者根本不敢有任何表示,伊露維塔這個“副隊長”的隨身老爺爺,可比凌歧難伺候多了,直言反對它的無崖子,就是前車之鑒。

    伊露維塔盯著眾人,露出了陽光般和煦的笑容。

    “喚我真名,必為爾等守護,散布天堂的光。”

    伊露維塔將手一引,就像是主在召喚羔羊和牧民。

    這些滿腹心思的輪回者,紛紛恭敬的跪下,他們或許內心有不甘、有掙扎,或許虔誠遠遠不足,但卻都是伊露維塔貨真價實的信徒、教徒。而對于真神,只要開始信仰,信徒的一切,就都不再是秘密!

    凌歧停在半空中,看著那巨大的藍龍在撞上艾露恩前,就分解成無數雷霆風暴,而后如網似的罩下,包括他都在波及范圍內,這和設定的情況完全不同!

    艾露恩自然是首當其沖,不得不面對幾乎算是真神自爆的一擊。對神體炸彈情有獨鐘的凌歧,也落得無妄之災。

    藍龍歸墟、血海化生,這才是大陣原本的形態。而這大陣甚至不該是一次性用品,可以被煉成一副半成品的陣圖,日后也能使用。凌歧一直是追求利益最大化者,但現在呢?它變成了一副什么樣子?為何在過程中,他這個陣主沒有半點察覺,莫名其妙就被架空?

    凌歧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因為避免一場危機,而陷入了另一場更致命的危機中,并且果然是作繭自縛!

    只是...

    在預知的畫面里,他看到了許多人背叛的場面,包括一些自己人,這才有了舉世皆敵的覺悟,這才想打時間差,才想一鼓作氣拿下外部敵人,來震懾內部的心懷不軌者,這在理論上并沒有錯。

    他幾乎就要成功了,假如一切按照他設定的劇本來演,艾露恩死定了,阿克蒙德最少殘廢一大半,而他死亡的次數,甚至不會超過三次!

    可是,現在卻連他都被困在陣中,那么——

    這個陣法最可怕的并不是真神級數的藍龍,它再強,也是假的,目前只有真神完整的一擊之力,以半神模擬真神極限攻擊的一擊之力、強度相當但境界遠遠不足的一擊。

    這個陣法最讓凌歧得意的,簡直可以說是冥冥中福至心靈神來之筆的,是血海束縛空間的能力,這束縛完全連真神都能困住一時三刻,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凌歧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聯想到了林奇背后的伊露維塔,只有這個曾經的創世神,只有境界臨駕于真神之上的眾神之主、獨一之神,才有能力、實力讓他自食苦果!

    但是,獨一之神真的有能力做到這種程度?它畢竟已經失去了世界,被打落了境界,如今只能算是一個較為厲害的真神,也就比艾露恩強那么兩三分,否則凌歧哪里敢和它扳手腕。

    何況,將一切串聯起來,甚至包括預知,凌歧能感覺,那其中還有另一股力量在作用,如同至高的命運...

    只有它可以讓所有事情變成它需要的巧合、只有它可以將自己的頓悟都變成災難的前提!

    這真的是命運的手筆?是伊露維塔的逆襲?

    法陣的確困住了他,命運也讓他無奈,可是,憑這些,怎么能將他徹底湮滅?

    伊露維塔若敢現身,他就敢徹底釋放神國的力量,拼著神國破碎,將它打成一條狗!

    事實上,假如伊露維塔有辦法輕易弄死他,那么在輪回空間中的時候,在剛剛降臨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它早就出手,它們之間的合作關系更多是出于忌憚,而非友善。特別是凌歧和伊露維塔之間,連半點交情都談不上,彼此“知根知底”!

    伊露維塔絕對沒辦法弄死擁有神國的凌歧,所以——

    遠處一道黑色的霹靂撕裂了虛空,穩定的大陣出現了劇烈的波動,布陣的根基、艾澤拉斯世界,也仿佛有一股龐大到令人心驚的意志在蘇醒,發出陣陣呻吟和哀鳴。

    阿克蒙德驚喜的發現,自己居然又能動了,可還不等它做出反應,這權利再次被無情的剝奪!

    凌歧愣愣看著遠處的天空,連頭頂的審判之雷都不管了。

    他很快就驚駭的瞪大了眼睛,那是阿克蒙德被搞笑的卡在兩界通道中的地方,黑云仍舊如同漩渦般的凝聚。

    他是如此震驚,以至于連世界意志的蘇醒、連艾露恩趁機的反撲、想將他一起拖進風暴主要攻擊范圍的小動作,都完全無視,和即將發生的那個比起來,這些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至少不可能真的損傷他的根基!

    反撲到一半眼看要成功禍水東引的艾露恩,還沒來得及驚喜,就由于本能被忽略的恐懼、身為天生神靈從未有過的恐懼,而僵立在凌歧的身前,背對著追擊而至的雷暴!

    這怎么可能!!!

    被迫喚醒了心底早就消失的恐懼感,甚至不是模擬出來的情緒,凌歧驚怒的盯著那處漆黑的通道——

    轟!

    一只比阿克蒙德的身體還要巨大的手掌轟然自通道中竄出,真神級的阿克蒙德紙片一樣成了碎屑,灑下的血雨肉塊還沒掉落就被蒸發!

    這比凌歧的戰斗力更加強悍的大惡魔,連丁點反應都沒有,便成了某個未知存在降臨的祭品!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52086/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52086/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