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無盡規則

作者:楚仲 |字數:1832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沈浪蘇若雪家有庶夫套路深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都市奇緣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凌歧默默的通過“領土之力”解析著寒冰骷髏體內的死亡神力,雖然分析不出太多的東西,卻著實讓他對黑暗規則的領悟更上一層樓。

    黑暗與死亡,在規則層面,本就有許多相容之處,有一部分都指向永眠。

    寒冰骷髏的死亡神力源于希提斯,希提斯執掌的主要是黑暗規則,又在死亡領域有所建樹,比索倫掌握的黑暗與死亡規則不知高明多少倍。

    凌歧雖然從未領悟過什么黑暗規則,對死亡也一竅不通,他長于殺戮,卻不懂死亡。但他得天獨厚的獲得了本土黑暗規則的殘片,因此能靠著領土之力,對死亡之力進行解析,進而在黑暗領域取得長足進步。

    尋常的黑暗規則片段,未必與死亡就相容,畢竟兩種不同的規則再相似也有相悖之處,可那是分身給予的、源自至尊魔戒、是原本的索倫之力。

    索倫之力融合了黑暗、死亡、火焰三種力量,和希提斯擅長的領域極為相近,只是層次更低。

    其實至尊魔戒中最主要的部分就是死亡與火焰之力,輔以黑暗力量。

    因此,凌歧獲得的黑暗規則殘片,原本就是與死亡規則較易相容的部分,共通之處也就更多。

    規則的共通和力量一樣,總有匹配度的差別。因此凌歧對至尊魔戒中索倫之力的覬覦,到有一大半來自那種與他本身天賦能共融的魔焰,這也是他在獲得至尊魔戒后最先掌握的力量。

    陰差陽錯,他雖沒能繼承到那種幽暗火焰的力量,但是黑暗規則片段也聊勝于無,否則也不會有這時的提升。

    當然,分身給予的熔火規則殘片,才給了他一份或許連巴德爾特自己都料不到的驚喜。

    同樣是規則殘片,有關火焰的規則的確更適合他!這種念頭他早就有了,非但是因為本身那微不足道的火焰塑形天賦,更因為冥冥中的某種感知,自身的偏愛。

    有許多時候,一個人在做一件事的時候,未必要什么都算無遺策,才會有好的結果。

    偶爾陰差陽錯,也能無心栽柳柳成蔭。

    這種無心而為,反而是幸運的絕佳體現,更能彰顯氣運。

    就像凌歧,很多時候他都是被逼去做一些事情,很多時候他雖然理智的認為那么做應該是對的,但是最終結果如何,終究不是提前能預料到。

    從兩種規則殘片這時全都帶來了相應的收益,并且收益的比重又“恰好”和他預期的一樣,比預期的更多...

    這究竟是因為他很聰明,能夠算無遺策。還是因為他很幸運,總能遇到對的人或事情。還是...

    凌歧把玩著手上的黑暗規則之力,其中又多了些死亡的味道,他搖了搖頭,盯著掌心中虛無的深黑,就仿佛有什么正透過它盯著自己,兀然一陣心寒。

    他剎那化身炎魔,整個身軀都沐浴在火焰中,周圍不少已經孵化的、潛伏在熔湖內的“紅皮猴子”,全都嘰嘰喳喳興奮起來,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偉大的存在,紛紛驚喜連連的納頭膜拜。

    在這種狀態下,凌歧方才感覺到一丁點溫暖,不是火焰的溫度,而是實力和勢力強大后帶來的安全感。

    他早已背離了最初的道路,屠靈者的機遇、黑暗的眷顧、希提斯的投資、夢靨之王的基因、惡魔的饋贈、至尊魔戒的力量——

    就像是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將他推往一個既定的、被選擇的方向。

    這一系列事情發生后,若非隨著他自身的“血脈”激活,天地間誕生一種莫可名狀的“領土之力”,他大概終會隨著這股潛勢走向一個“可以預料”的方向。

    只是,這樣一來,就真的跳出去了嗎?為何這不能是另一股更為巨大的潛勢呢?

    曾經他以被人利用而滿意,因為沒有利用價值的那叫廢物。現在他厭惡被利用,因為他強大了,他有野心了,他不愿意再做傀儡!

    凌歧猛然撕裂了自身的一點靈魂,將那承載著全部黑暗規則的部分,瞬息打入到腳下的山體深處。

    與此同時,他的靈魂中彈指間就充滿了無量光明,這光不是薩魯曼傳承的光明力量,光的源頭亦不是本域的光之規則,而是那點根植于靈魂的靈根!

    靈魂!靈根!但凡有靈,皆有奇特之處!

    當靈根根植于血肉,它傳承著幾千年的記憶。

    當靈根根植于靈魂,它承載著無盡的個人意志!

    靈魂不會說謊,它訴說著凌歧心底最想要的東西,最真實的渴望!

    是光明?是無量的光明?

    滿手血腥、滿心邪念的凌歧,心底追求的竟然是無量光明?他其實是光偉正的化身?

    靈魂中的光明很快具現到了現實,周圍圍上來的大小“炎魔”,卻并不畏懼,反而無比崇敬的仰望著那個男人。

    它們看到的不是無盡的光明,而是浩瀚,是無限的燦爛!

    那無盡光明剎那收攏,而后化作無窮黑暗,整個地下世界驟然變得一片漆黑,連熔漿和血藤的紅芒都被壓抑住!

    這黑暗沒有半點邪氣,如同那光亮沒有半點正氣一樣。

    凌歧并未從薩魯曼給予的接近規則的光明力量傳承中,領悟到任何關于光明的奧義。

    在他吞噬熔火、舍棄黑暗之后。

    明明才接近中位的傳奇階位,凌歧奇跡般的領悟了屬于自己的規則——

    浩瀚!

    無盡!

    是無窮大的宙之規則,是無相無形的廣域規則!

    他要化作真空,無所不在,無劫可磨。

    他要化作虛無,吞噬一切,寂滅輪回。

    無盡的黑暗散去后,凌歧目光深邃,心中一片清寂。

    他有些明白自己的“未知”本質了,這喚醒的卻是屬于凌歧的惶恐!

    幼年的時候,他曾仰望天空,曾幻想過化為那片無垠的蒼穹,卻從未、夢想過成為那片蒼穹背后的黑暗...

    黑暗曾在他身上發現了類似的特質,以為他會是同類,以為他是黑夜的寵兒,不想他會是連黑暗都想吞噬的異數!

    可他活著是為了尋求精彩,是為了肆意縱意,豈是為了湮滅一切,化作虛無?

    離開地下空間,凌歧沒有接見兩方使者,他沒這興趣,對于對方提出要贖回的俘虜,也給不出來。

    連骨灰都成了冰火戒靈的養料,還怎么交人?

    不過他這時縱然有心和那些人扯皮,卻也是沒閑暇,因為另一個更值得他關注的目標,已經出現在了領土之力覆蓋范圍之內,那是一個讓他絕對沒有預料到的人。

    西格莉德疾行在卡利姆多的曠野上,天上的星空閃耀,特別燦爛,她隱隱覺得卡利姆多的星空和外面有些不一樣,卻說不出來究竟哪里不同。

    她謹記著老巫師的交代,她不想來這個地方,更不想去見那個殺父真兇、罪魁禍首,但她不得不來!

    西格莉德動作極快,一襲緊身黑衣的她,簡直就像是黑暗中的幽靈,異位面的忍者,往往在草叢中一伏,就連巡邏的座狼也發現不了。

    當然也是因為卡利姆多范圍極廣,除了一些人口聚集地,野外大多數地方都是沒有巡邏兵。

    忽然,西格莉德覺著有什么正在注視自己,她忍不住停下身來,握緊腰間短劍,猛然回頭!

    而后,她身體巨顫,幾乎仍不住就要拔出武器。

    她背后的半空中,大概離地三尺的地方,正“漂”著一個“人”。

    她對他并不陌生,這時卻幾乎不敢相認。因為他正如幽靈般懸著,因為他渾身都釋放著某種詭秘的氣場,就像是要把一切都吸引、吞噬掉,連空間都仿佛在他周圍出現了斷層!

    面對西格莉德的驚懼,凌歧緩緩落地,毫無誠意道:

    “不好意思,新掌握的力量,還控制不好,沒想到會嚇到你,抱歉呢。”

    隨著凌歧語氣輕佻的話落,他周圍那股像是吞噬一切的氣場,的確變弱了一些,但還是存在,讓人根本不敢直視,瞥見后又無法從他身上挪開目光。

    若是尋常女孩,從他身上移不開眼,那也沒什么,畢竟他本就是一個充滿魅力的男人。

    西格莉德感受著心底一點點消失的戰意,卻是無比恐懼。

    “你怎么會在這里?!”

    西格莉德艱難的扭過頭去,在強敵面前強令自己分心,這簡直是在找死,但她反而松了口氣,似是覺得那樣盯著他看,等到意識完全被吸引住,只會死得更快,也許生不如死!

    “呵,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

    凌歧抬頭,看著明顯和外界不同的璀璨星辰,兀然想著,這是否就是“卡利姆多”呢?

    卡利姆多,永爍星光之地。

    這片土地夜間原是沒有星光的,如同白晝亦較為黯淡,天空只見蒙蒙一片。

    可隨著“領土”成形越久,隨著外界星辰黯淡、隨著烈日的勢頭每況愈下,灼熱不復從前,卡利姆多倒如日中天,便是夜晚也星光常碩!

    都是在掠奪,它也在掠奪,而且比自己更加徹底!

    凌歧沉默,西格莉德深吸了幾口氣,她并不知道他的心思,只得勉強笑了笑,淡淡道:

    “我找你、找你談一筆生意。”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52086/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52086/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