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療傷

作者:趙慢慢 |字數:1522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神醫棄女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都市奇緣重生之武道逍遙

    陳思燁把秋菊摻上車,又把小桃給抱進車廂,還好馬車夠大,不然還真擠不下。

    “小桃沒事吧?”秋菊有氣無力的問。這會秋菊真氣幾近耗盡,還流了不少血,能有力氣才怪。

    “小桃沒事,只是暈倒了,等她醒來就好了。”也不知小桃有沒有磕出腦震蕩,若是磕出腦震蕩醒了也得靜養。

    “我來幫你把傷口處理一下。”秋菊這傷口得趕緊處理,不然一直流血可不得了。

    秋菊咬唇道:“你出去,我自己來。”

    聽了這話陳思燁氣不打一處來,都這樣了還扭捏什么?“你看你現在的樣子來的了嗎?老實點我來幫你處理。”

    秋菊咬著唇沉默不語。她對上次陳思燁襲胸還有些心理陰影。

    “你盡管放心,我不會對你動手動腳的,我對你沒興趣。”沒興趣是假的。

    又沉默了一會,秋菊才道:“我包袱里有金瘡藥,你去拿來,幫我把這箭拔了。”

    陳思燁趕忙找出金瘡藥,又找出了一身干凈衣服,撕成布條,“這箭拔了不會流血不止嗎?”要是一個勁兒的流血止不住那可咋辦。

    “沒事,我會運功止血,你盡管拔。”

    聽了這話陳思燁才安心了些。還好這箭只是木箭,用力一折就斷了,把斷處毛刺處理干凈后,才道:“我把衣服給你割破了啊,你可別讓我賠你一身新的。”

    秋菊蒼白的臉上出現了些紅暈,“你直接拔就好了,不要動我衣服。”

    “靠運功就能治好傷了嗎?病不諱醫知道嗎?”

    “你又不是大夫。”

    “那我是不是再救你,好了不要再廢話,再說會血就流干了。”

    秋菊偏過頭,不看他。陳思燁拿出匕首,輕輕把秋菊右肩的衣服劃破,這把匕首還真的很好用,一割就破,很鋒利。

    衣服已經有些黏連在傷口上了,輕輕把衣服撕開,秋菊疼的直皺眉,箭射中的地方在胸口左上方,應該沒有傷到肺,運氣還不錯。

    陳思燁把秋菊肩膀所有衣服都給扒開,似乎用力用的有點大,有一片雪膩露出了些,陳思燁驚鴻一瞥還沒看真切,就被秋菊紅著臉用右手擋住了。

    “我要拔了,你忍著點。”陳思燁定定心神,準備把箭拔出來。

    秋菊微微點頭。陳思燁一手捏住箭頭,一手扶著秋菊的背,慢慢使力,箭被一點點拔出來,秋菊悶哼出聲,似乎在忍受極大痛苦。

    拔出了箭,又帶出了一股鮮血,陳思燁手忙腳亂用布條按住傷口,秋菊又是疼的悶哼出聲,“你輕一點!”

    秋菊閉眼默默運功止血,沒多長時間,血就被止住了,不再滲出。“把金瘡藥涂到傷口上。”

    陳思燁拿過金瘡藥,心說也沒有酒精,沒辦法消毒,只希望秋菊抵抗力強,不要感染。

    先用沾了水的濕布把傷口周圍的血跡都給擦干凈,才開始涂藥。邊涂藥邊擔憂道:“會留疤嗎?若是以后你因為這疤痕嫁不出去,就來找我,我不嫌棄。畢竟你救了我一命,是我欠你的。”

    秋菊閉眼深吸了口氣,這話聽起來怎么那么欠揍呢?“無妨,這金瘡藥是明姐姐所送,效果奇佳,不會留疤。”

    涂完了藥,就該包扎起來了,可是這傷口位置特殊,衣服礙事,若想包扎就得把衣服再拉下點,可是再拉下一點就露點了,秋菊不一定會同意。

    于是他跟秋菊打商量道:“秋菊,把衣服再拉下點,我幫你把傷口包扎好。”

    “...等會小桃醒了再說,你不要弄了。”

    “那怎么行!不說小桃不知什么時候能醒,若是血再流出來把藥膏沖開,那就得重新擦拭傷口,更麻煩了。再說我現在就是大夫,根本不會占你便宜。”陳思燁苦口婆心勸說。

    秋菊沉默片刻,“那你閉上眼睛,不準看。”

    陳思燁痛快答應,閉上了眼睛,然后就聽秋菊說:“來吧。”

    然而秋菊不知閉上眼睛更不安全。他拿起撕好的布條,摸索著從秋菊后背開始纏,纏到前面時因為看不到,竟摸了上去,一團柔軟落入手中。秋菊嚶嚀一聲,癱倒在他的懷中,陳思燁暗道不妙,狠心拿開手,睜開了眼睛。

    只見秋菊臉上一片暈紅,左胸裸著,規模竟比穿著衣服看起來大了不少。陳思燁強自轉開目光,“我..我不是故意的,閉著眼睛看不到。”

    秋菊也知道,紅著臉道:“你快些,別再碰我,不然我提不起氣來止血了。”

    陳思燁扶起秋菊,看著眼前景色只覺氣血下涌。秋菊閉著眼睛偏過頭,只當不知道。

    他強自鎮定下來,抬起秋菊右手,小心翼翼用布條把傷口纏起來。秋菊是為了救他才受了傷,他就是有心也不敢做些什么。

    把肩膀傷口包扎好后,秋菊連忙把衣服提起來擋住胸前風光,陳思燁暗道可惜,還沒看過癮。

    除了肩膀的還有胳膊,腿上,和背上都有傷口,幫秋菊把胳膊也包扎好,陳思燁又看了看秋菊背后的傷后,頓覺尷尬,背后的傷口在后胸處,若想包扎就只能把衣服脫掉。

    無奈只能再跟秋菊商量,秋菊臉色暈紅,好像破罐子破摔似的道:“反正都被你看光了,也不怕你再看一次,你幫我把衣服脫掉吧。”

    陳思燁內心一陣激動,這可是穿越以來第一次幫女孩子脫衣服。顫抖著手幫秋菊解開衣服,剛脫下外衣,聽到背后嚶嚀一聲,兩人都看過去,只見小桃捂著頭坐起身道:“我這是怎么了?”

    小桃剛坐起來,一眼就看到前面兩人姿勢奇怪,陳思燁似乎在解秋菊的衣服,這會都沒了動作在看著自己。

    陳思燁喜道:“小桃你可算是醒了!”

    小桃看著眼前這幕,捂著嘴睜大眼睛,“你...你們...在干什么?”

    和秋菊對視一眼,陳思燁忙收回手,正氣凜然道:“我在幫秋菊療傷,秋菊受傷了。”說著拿起秋菊沾血的外衣給小桃看。

    小桃啊的一聲,嚇了一跳,“這...這是怎么回事?秋菊怎么受傷的。”

    “既然你醒了,那就你來幫秋菊包扎傷口吧,順便讓她給你講一下,我先出去。”其實心中是有些遺憾的。

    這會雪下得更大了,地上已經全白了,陳思燁又去把孔孫二人的掉落物品撿了起來,得到了兩把刀,一把弓一些箭,還有幾十兩銀子,暗罵了一聲窮鬼,只能無聊的在雪中踱步。

    看著車廂陳思燁忍不住想車廂里現在是什么情景,怎么也驅不散這個念頭,最終沖動打敗理智,躡手躡腳走近車廂,悄悄用一只眼睛從窗簾縫隙往里偷窺,正好看到小桃正準備幫秋菊纏背后傷口,而秋菊在和小桃講事情經過,上身裸著,一片大好景色毫無遮擋。

    陳思燁只覺一股熱浪直沖腦門,某些地方立馬起了反應。這時卻感到一股目光在看著他,抬眼一瞧,正好和秋菊三目相對。原來秋菊已經發現了他,正看著他。

    瞧見秋菊目光,陳思燁心中一涼,偷窺被發現,最尷尬的事沒有之一啊,以后怎么面對秋菊?只覺一盆冷水潑到頭上,立時冷靜了下來,然而秋菊并沒有呵斥出聲,反而移開了目光,只是臉色通紅。

    陳思燁不敢再看,連忙走開,心中思索秋菊這是什么意思,發現他偷窺即沒有罵他也沒有瞪他,難道秋菊被看也很享受?

    百思不得其解,便不想了。看著剛剛得來的戰利品,拿起那把弓試了試,勉強能拉開,又拿了枝箭試了試,很尷尬的沒射出去。

    不過沒關系,能拉開就行,要是有緊急情況,兌換個弓箭精通,就可以站擼了。

    現在又有了二十多積分,只要不是遇上一大堆人,誰來都能剛。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52084/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52084/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