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人不沖動枉少年

作者:承蒙厚愛 |字數:1771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神醫棄女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都市奇緣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重生之武道逍遙

    明后天可能不能更新,不過我會多發一章,希望喜歡的讀者們,發出你們的心聲,給我留言,多多互動。感謝大家厚愛!!!

    這四人被關押的地方,地處執法堂外不遠處延伸出來的山洞,這洞中有幾百處大大小小的洞穴,用來關押人再好不過了。

    這洞穴常年陰暗潮濕,好在有這燈火點著,洞里面的濕氣不是太重,環顧四周這洞穴明顯有被人開鑿過的痕跡,這大小適合人通行。

    王昭帶著兩名執法弟子,把他們關到了右邊一處相對干燥的地方。

    王昭看著幾人,欲言又止。

    “各位,就麻煩你們今日先在此待一晚”。

    說著便帶著兩人離開了。

    “呸,蛇鼠一窩”。

    “  我靠,這里面味可真重,真搞不懂他們為什么要選這么一個巢穴”。

    虎生沒好氣的說:

    “你以為人家請你來做客呢!”

    只有陽春看起來萎靡不振。

    “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你們!”

    柱子拍了陽春背一把。

    “說什么呢你小子。”

    “ 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抗。”

    幾人點點頭,對他安慰道。

    “黃天,謝謝你,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出生入死在所不辭!”

    “ 喲喲喲,你小子太不夠意思了,還有我呢!”

    虎生坐在一旁,有些靦腆。

    “如果不嫌棄,還有我”。

    “  咱們是兄弟,珊珊也是我們的妹妹。”

    “對是我們大家的妹妹”。大家心里的不痛快一掃而空。

    “這事已經出了,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珊珊了。”陽春有些擔心到。

    只有柱子在一旁說著,沒事,沒事。

    “  對了,柱子你今天干嘛去了,怎么后面才見你來。”

    “你們猜”,柱子在一旁得意的笑。

    快別賣關子了。三人磨皮搽癢,要看就要上手了。

    別,我說,我說。

    這不我擔心你們把事鬧大,萬一咱們被抓走了,珊珊沒人管,所以我就去找嬌嬌了。

    “好小子,大智若愚嘛!”

    大家都稱贊著大柱的聰明。

    “不過你說你去怎么大半天才回來?”

    “你們急什么”

    “你以為我像黃天大哥一樣,想進就進?”

    “我可是苦苦哀求了好半天,人家才愿意通報,然后嬌嬌出來的,容易嗎我!”

    “那珊珊那里”

    “  嬌嬌讓我趕緊回去攔住你們,剩下的交給她了。”

    “你說咱們被關在這老半天了,也沒有人來看咱們。”

    “嗚嗚嗚…………,咱們肯定要被那個吳管事搞死。”

    幾個小屁孩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誰,是誰在說話,”

    “ 我靠,鬼啊!”柱子嚇得跑到三人身后。

    不遠處一間牢房, 噗呲一聲,同樣是洞穴,不過那人卻浸泡在水里,身上臟兮兮的,渾身發出惡臭。

    “是你爹,幾個小屁孩煩都煩死了,再吵把你們都殺了。”

    此人披頭垢面,臟兮兮的看不清楚樣子。只是在火光的下,那雙囧囧有神的眼睛,暴戾恣睢。

    “你是誰?”

    好奇心總是能戰勝恐懼,黃天毫不畏懼的直面對方。

    可是對方根本不搭理他們。

    “小子,那老頭不簡單”此時腦海傳來嬴政的聲音。

    黃天本來打算坐回去。

    “  咦,為何剛才感覺到了魂力的波動呢?”

    黃天心里有些忌憚,“你就別亂出來,免得被發現了。”

    你是黃天?突然那人開口問道。

    “正是”,黃天不卑不亢。

    “ 敢問前輩是何人,為何被關押在這里?”

    “ 哈哈哈,我是誰,為什么會被關押在這里。”

    “多少年了,這滿墻的痕跡都數不清我到底在這里呆了多久。”

    “小子,我如果告訴你,我是心甘情愿的你相信?”

    “ 信,前輩沒必要騙我一個黃口小兒”。

    “ 你這話倒也不錯”。

    ”  哈哈哈……”

    “   我曾經也是離山的長老,你信?”。

    什么……,四人被這老頭的話刺激到了。

    “  我也因他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啊!”

    “誰?”

    “ 方絕”,這老者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都是顫抖的。

    四個人雜役弟子誰又曾聽到過這個名字。

    老者慘淡的笑了一聲。

    “我的一生因為他得到了至高的榮耀,因他感到自豪。”

    “ 前輩,你別激動。”

    “能說說你那弟子現在何處?為何不來救你?”

    “我那弟子生性極純,天資極高,整個鏡州城能超過他的也不出一掌。”

    “可是他對武道一途過于癡迷,也不知道是誰告訴了他,那雪穹蒼頂之處有一得道高人留下的衣缽,我那癡兒竟然一去不復返。”

    “后來有一同去的弟子,他回來之時拿回了我癡兒的腰間玉佩,并告訴我有可能已經沒了。”

    “小子你不會真以為這是一個悲劇吧!”

    “你別出來,他會發現你的。”

    “ 你放心,他能感受到,但是卻不知道,現在他自己都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

    “ 那后來呢?為何你會變成這樣……”

    因為當時的九宗天才皆被我徒兒技壓一籌,要看蒼龍榜上有我徒弟的名字,他們知道若是讓我離宗崛起,恐怕以后再也沒有人阻擋了。

    知道絕兒消失的消息沒多久,對我們離宗虎視眈眈的宗門見此良機,怎么會不出手打壓。

    以至于我們宗門一落千丈,從九宗之首,又輪落到這般田地。

    “都是我,都是我啊!沒有盡到師傅的責任,沒有告訴他,那個只是傳說,那個地方去不得”。

    這畫面看得人很是心酸。

    “ 那長老你為何會被關起來?”柱子弱弱地問一句。

    “當年的幾大宗門聯手打壓,派出了他們的精英弟子,對我離山弟子廢的廢,傷的傷。因為沒有方絕缺確死了的消息,所以他們不敢直接對我們離宗下手,長老團一致決定要將我賜死,告慰離山那些天才弟子。”

    “宗主為了保我,下令把我打入地牢。”

    “并言, “方絕一日不出,我便永泡黑水牢之中,不見天日。””

    黃天等人倒吸一口冷氣,這得有多大的毅力還有決心,非同一般的人,這換做別人早就一死了之。

    看著四個少年的表情,他又變得瘋瘋癲癲。

    “我也在等他,我等他回來!”說著流下了如血一般的淚水。

    就當四人感慨之時,這嬴政聲音又出來了。

    “小子問問他,當年那與方絕同去之人是誰”。

    “問這個干嘛?”

    “  我只是想證實一個猜測。”

    “如果能幫到他,說不定以后你在這離宗可以橫著走,小子你考慮清楚了。”

    好,就賭一把。

    前輩,我可否再問一個問題?

    這老者眼睛變得銳利,仿佛就像一把刺刀。

    見老者不說話,黃天直接開口。

    “那與方絕同去之人是何人?”

    老者眼神變得陰厲,“小子,你這話什么意思,難道我會騙你?”

    “這倒不是,就想確認一下,如果你不方便那就不說了。”

    “ 哼,有什么不方便說的”。

    老者回憶道,那人好像是姬家的一個孩子,當年5歲就被送來離山,天資也很不錯,好像叫什么,姬云昌,對姬云昌。

    龔……,這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黃天終于知道嬴政的猜想是什么了。

    “嘿嘿,小子,看吧沒你想得那么簡單”

    這是一個圈套,這個圈套如果和今天的逼宗主退位鏈接起來,那就是一個驚天的陰謀了。

    看著黃天臉上陰晴不定,這老者也不再多說什么,一頭扎進這黑水之中。

    “你說咱們怎么辦?你老謀深算一定有辦法”

    小子,莫不成我變成了你的軍師了,你搞清楚,你只不過是我身體衍生的一個意識,先入為主罷了。

    “得得得,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讓我問那個問題,其實你心里已經有了下一步的路。”

    “我才懶得瞎操心 。”

    嬴政嘴角一抽,這算什么事。

    ……未完待續……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52061/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52061/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