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把我的絕望都說給你聽

作者:江陵一 |字數:4049

人氣小說:校花的貼身高手帝尊又撩我了:嬌后,好火辣!神醫棄女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一世傾城)重生之武道逍遙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神道丹尊華娛之縱橫

    鄭雅單手撐著腦袋,滿滿的都是對那段時間的懷念:“你想知道我為什么那么恨鄭富山和劉翠嗎?”

    陳萱并不想強迫她:“看你,你如果想說我就聽,不想說的話就算了。”

    “如果現在不說,也許我這輩子都沒有機會說出口了。”鄭雅雙手捧著臉,看著外面的女人說:“劉翠出軌鄭富山背叛我父親,這是其一。”

    她說著,臉色逐漸變得陰沉:“其二是在我十八歲生日那一年,鄭富山強了我。”

    十八歲的生日,是女孩兒的成人禮,她滿心歡喜的以為成年了,就是一只腳邁入大人的世界了,然而高興還沒有持續太久,噩夢就來臨了。

    那天她吃了很多蛋糕,也幻想著自己離開家會過上自由自在的日子。

    可遺憾的是在多的幻想,再多的美好,都是用來給那些王八蛋摧毀的,她吃完了飯,回到房間里,把門鎖死了,可是快要睡覺的時候,有人卻用鑰匙打開了她臥室的門。

    鄭雅發誓,在經歷那種事情之前,她怎么都沒有想到,一個繼父,做了長輩的人,會強迫晚輩跟他發生關系。

    她拼了命的掙扎,可是鄭富山的力氣卻很大,好在那天鄭富山喝醉了,她才堪堪從鄭富山的手里逃脫,當時她總覺得自己的母親在壞,在這種事情上,也肯定會站在她這一邊。

    可是她錯了。

    母親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垃圾,是個跟鄭富山不相上下的齷齪玩意兒!

    在她跑進母親的房間里求救后,母親不僅沒有幫助她,反倒把她按在床上,幫助鄭富山實施了暴行。

    當時那個老畜生壓在她的身上,她的親生母親就一直在她的耳邊哭著說,要她不要掙扎,掙扎的話,這一個家就算完了。

    可是她掙扎又有什么用呢?

    她最后的救命稻草,變成了禁錮她自由的鎖鏈,親自把她拖入到地獄之中。

    鄭雅到現在都記得鄭富山猙獰的臉,以及劉翠虛偽的表情,前一秒還在她的面前哭哭啼啼的,等到事后卻罵她不要臉,勾引自己的父親。

    多可笑啊。

    劉翠明明是她的親生母親,卻比一些陌生人都要步入。

    事后,她說要去報警,劉翠又在她的面前裝可憐,說什么報警鄭富山的一生就毀了。

    在母親的心里,那個老男人處處都比她重要。

    鄭雅意識到這一點以后,就干脆離開了家,可是那個混蛋還是不肯放過她,多次打電話讓她回去,她不愿意,他就聯合著母親騙她。

    母親呢,就自甘墮落,成為他的傀儡……

    在他下套的時候,自愿作為誘餌,哄她上鉤。

    鄭雅被騙過兩次,就再也不回去了,上一次是回的最后一次,解決了她在這個世界上最討厭的人,以后也終于不用在看到母親那張討厭的臉了。

    她真的覺得很開心。

    “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能解脫,真的……”陳萱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她以前時常覺得,家里的父母已經足夠糟糕了,可跟別人的父母比起來,她覺得自己的家里人好像還不錯。

    陳萱說:“我……”

    “不用同情我啦。”鄭雅說:“人各有命,如果我當時被非禮以后直接報警,也許事情就不會鬧到這個地步。或者是如果出來以后我就斬斷跟家里人的聯系,再也不會去,情況也許會比現在的好很多。可我卻偏偏選擇信了母親的話,一忍再忍……”

    看到當事人比自己更加樂觀,陳萱的心情很復雜。

    鄭雅說:“所以啊,以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還是果斷一些好呀。”

    陳萱還沒有明白過來鄭雅到底是什么意思,鄭雅已經主動結束話題,跟里面的獄警打招呼,讓獄警帶她回去。

    “哎!”陳萱著急地站起來。

    鄭雅沖她揮手,然后笑著跟她說:“加油。”

    陳萱聽不到鄭雅說的話,只看到鄭雅的口型,她想問鄭雅突然說這么一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可鄭雅卻根本沒有解釋的打算,只留給她一個背影。

    她愣愣地從里面走出來。

    “結束了?”李成問。

    陳萱點頭。

    “那走吧。”李成雙手插在口袋里面,神色平靜地往前走著。

    陳萱郁悶地問:“你都不想知道鄭雅跟我說的是什么嗎?”

    “我想知道的話,你會告訴我嗎?”李成不答反問。

    陳萱想都不想地搖頭:“不會。”

    “既然這樣,那我干嘛還要問呢?”李成淡淡地開口:“更可況,這事兒她是想你知道才會單獨跟你說的,既然她確定不想讓我知道,那我在私底下打聽,感覺不太好。”

    “你這么會替人著想啊?”陳萱回頭望著監獄,有人覺得在這里沉悶,憋屈,可是有的人在這里面,卻覺得有自由。

    人啊,真的是個奇怪的物種。

    “我只是覺得如果我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別人通過各種渠道打聽到了,會讓我很不自在。”李成認真地說:“既然這種事情也會讓我不舒服,將心比心,我要是到處打聽別人的消息,肯定也會讓別人難受。我呀,干嘛要做讓別人不高興的事兒呢?”

    他扭頭看著陳萱說:“對吧?”

    “倒也是這么個道理。”陳萱慢條斯理地說著。

    兩個人并肩往前走著,c市現在正是秋天,兩旁的樹葉撲簌簌的往下落,走在人行道上,竟然也給人一種蕭瑟的感覺。

    往常,陳萱遇到事情都喜歡自己憋著,現在聽了鄭雅說的話以后,她突然就覺得一個人憋著也不是事兒。

    還是說出來好一點。

    至少有人幫忙分擔著,自己的痛苦就會減輕一些。

    陳萱問:“你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的,我爸爸給我介紹的奇葩對象嗎?”

    “記得,怎么了?”李成沒有想到陳萱會提到這個話題,扭頭看著陳萱,她不太明白陳萱說這句話的意義在哪里。

    “那些上了年紀的,或者是人品不好的人都是我父親在外面養的小三的家屬。”陳萱一直討厭父親,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我父親想要加深和他們之間的聯系,所以就想讓我去做犧牲品,我不愿意,他還說是為了我好。”

    真是為了女兒好,怎么舍得讓女兒嫁給那么爛的男人?

txt下載地址:http://www.fbhwqv.tw/down/37328/
手機閱讀:http://m.77dushu.com/novel/37328/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黑龙江时时彩官网